Fish Season

学生会再见吧…

吃醋这件小事

朴灿烈自诩是一个比较大度的人,也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可是最近他总觉得自己越来越小心眼了。

 

而让自己小心眼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的男友边伯贤。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好像是那天和他说话,他没理自己却和嘟嘟聊天。

 

就那么喜欢暻秀吗,还当着那么多粉丝的面亲吻他的鹅头,什么时候也光明正大的跟我亲一个,就只会隔空啵啵,真不爽。

 

暻秀,真是我头号情敌呢!

 

不对,他有金钟仁了,暂时可以缓一缓了......

 

等一下!

 

我记得有一次ktr金钟仁还把头靠在伯贤身上,伯贤还亲了他的头发!

 

这两口子不可靠啊!

 

怎么感觉队里的人好像都对伯贤不怀好意,我得一个个的好好排查。

 

大哥,emmm,大哥和钟大他们感情稳定,情比金坚才懒得打伯贤的主意呢,pass。

 

俊绵哥,我们老好人的队长不被伯贤欺负就不错了,pass。

 

Lay哥,忠厚老实善良温柔...

 

啊呸!就他腹黑,仗着是官方cp,没事就跟我家伯贤拉手手,他对我家伯贤绝对有点什么!

 

吴世勋!!!

 

最来气的就是他,伯贤是他的肉体饭,演唱会上咬两口就算了,怎么还在宿舍里互相咬屁股?

 

最最关键的,老子还是在节目中知道的,真是气的我咬牙切齿!

 

气的头脑发昏的朴灿烈抱着电脑打开了勋白站,毫无理智的进行了一番留言,结果,呵呵,当然是被禁言了。

 

事后,伯贤知道啦,抱着灿烈的脖子,笑道不行,“灿烈啊,你这哪是小心眼,分明是吃醋了。”

 

灿烈没好气的翻个身把他压在下面,“也就是因为你才吃醋的。”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晚上哄着钟仁睡下了,他自己却辗转反侧,这孩子的命数难测,就算是他可能也要拼了性命才能护住他。

 

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梦见许多生前事,简直让他头疼,那些责打他的人,冷面嘲讽他的人,都被他杀了。

 

他想求得一死,却被告知他罪孽深重,入不了轮回只能作为地狱使者指引魂灵,以此偿还他所犯下的罪孽。

 

钟仁这孩子也是,生在三破日,从小被视为不详,他不想钟仁像自己之前那样受尽冷落与苛责,他想给她一个值得回忆的过去。

 

都暻秀揉了揉眼,坐起身,一碗热粥递到他面前。

 

他抬头去看,那温润如水的眸子和略带笑意的双唇不是金钟仁是谁,只是现在的钟仁看起来要有十七八的样子了。

 

“阿秀今天起晚了,该罚。”

 

“好,想罚什么?”

 

“今天是我的生日,就罚你满足我一个愿望。”

 

都暻秀听笑了,还是个孩子啊,总想要些礼物什么的,“行。想要什么?”

 

金钟仁不回答他,神神秘秘的样子,“晚上再说。”

 

奇异的哀嚎从一户人家传来,可路上的人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屋里,都暻秀口中念诀,一柄发着玄光的剑直直的悬在残喘挣扎的老妇上方。

 

“求你,不要。”老妇伸手想抓住都暻秀的脚,但碍于玄光的照射,她动不了分毫。

 

“你命已至此,在反抗也是无用的,至于你的女儿也自有他的命数。”

 

说完,金钟仁长剑出鞘划出地狱的裂缝,鬼差给化作厉鬼的老妇带上枷锁压往地狱。


【灿白】狼王大人的小助理

趁着节目间隙,朴灿烈走下来问他怎么回事,边伯贤只是摇摇头。倒是年轻主持对朴灿烈冲魏铭努努嘴。

 

朴灿烈这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但也没有立刻发作。

 

回到家,朴灿烈往床上一躺,动都不想动,歪着个脖子高声喊着边伯贤。

 

边伯贤正洗着早呢顾不上他,打算等洗完再说,结果这位爷一声更比一声高,电影里撩人的低音炮都劈了嗓了。

 

没办法,只能围着浴巾先上去,心里不禁暗骂去你大爷的。

 

扑了扑了不存在的袄袖子,边伯贤单膝跪地“爷,有何吩咐?”

 

“我想喝冰水,你给我拿一杯。”

 

听了这话,边伯贤简直想用枕头捂死他,个缺心眼的喊那么长时间就为了喝杯水,有喊得功夫早喝撑了。

 

无奈面对狼王,小蝴蝶只得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堆起笑容,“好嘞爷。”

 

噔噔蹬的下楼给他拿水,祝他喝水都能塞牙。

 

本来打算把水给他就走的,没想到朴灿烈却把他叫住了。

 

“坐。”朴灿烈拍拍他旁边的位置。

 

!!!难道他看上我了,想在这夜黑风高的晚上发生点什么吗?

 

朴灿烈一看他眼神就知道,“你别想多了,就知道你的脑子不正常,是不是小时候落下傻病啊,我给你治治!”

 

边伯贤忙躲,“我错了,我错了!”

 

“就是想跟你说,我吧刚出道那会儿有点狂谁都看不上,所以现在有很多人等着看我笑话,对我身边的人态度也不会好,有些话你别往心里去,不是冲着你的。”

 

“我知道,你咖位大他们惹不起所以只能跟我发发脾气。”

 

“你知道就好,行了也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

 

边伯贤看着朴灿烈离去的身影,撇了撇嘴,是啊,谁敢跟你炸刺,可不就欺负我吗,招谁惹谁了。

 

第二天一早,边伯贤揉揉眼看了一眼表心道要完,赶忙上楼冲进朴灿烈的房间掀了他的被子。

 

拍了拍还在睡的朴灿烈,又赶紧倒了杯水给他,把他扶起来帮他换衣服。

 

“干嘛,这么着急。”朴灿烈眼都没睁开,只想赶紧回到温暖的床的怀抱。

 

看朴灿烈这样边伯贤想死的心都有了,“祖宗啊,今天你代言的手表要拍广告,要八点到,现在都7点半了。”

 

“没事,10点到都没事,让我再睡一会儿。”

 

眼看着朴影帝要在倒在床上,边伯贤一把抓住......抓住影帝的头发......

 

Emmm...

 

“啊!边伯贤你要死啊!”

 

边伯贤躲避着枕头攻击赶紧逃命去,“我错了,影帝。”


【开度】两位地狱使者的故事

自制渣剪,不喜轻喷。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边伯贤睁开酸涩的眼睛,感觉身上湿漉漉的,抬头去看金钟仁。

 

“醒了。”金钟仁并没有过多而关心他有没有事,仿佛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

 

“嗯。”

 

“感觉还好吗?”

 

“挺糟糕的,因为我又一次杀死了他。”

 

边伯贤盯着平静的湖面,再不说一句话,身上累,心里紧张的也累。

 

金钟仁坐在船头,心里也牵挂着都暻秀。

 

而都暻秀这头的情况也并不乐观。

 

金钟仁只说这魂玉能够帮助他,却并没有告诉他如何使用,已经过去一天了,无论什么方法他都用过了,他甚至对着这块玉来了句菠萝菠萝蜜...

 

都暻秀心里烦闷,埋怨金钟仁不交代一下就走,干脆不管魂玉了。

 

把魂玉放在桌子上,都暻秀起身就走,一转身却不小心把魂玉打碎了。

 

一缕缕魂丝纠结缠绕着闯进了都暻秀的灵台,千百年前的情缘纠葛现如今都在都暻秀的脑子里作乱。

 

他看见遍地尸体的死城一个满身血污的孩子像是迷途的羔羊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他坐在尸堆里,恶灵的怨气围绕在他身边,都伸出手想抓着他,想要把他拖入地狱。

 

都暻秀走过去仅在身外笼罩了一淡紫色的光那些怨灵便纷纷退散了。

 

待君剑蠢蠢欲动,好像再不大战一场就无法平息它的躁动,都暻秀握住待君剑的剑柄,“怎么了,你也觉得遇到值得我拔剑的人了吗?”

 

都暻秀催动待君剑,冰冷锋利的剑身划过每一个怨灵,最后打开地狱将他们丢了进去。

 

他走到那孩童面前,伸出常年不见光的白皙手掌。

 

“愿意跟我走吗。”

 

就连说这话的人都有些诧异,为什么会产生带他走这种想法。

 

那孩童点点头,把小手放在眼前身穿黑袍的人手上。

 

身穿黑袍的人把孩子抱到了河边,用溪水洗去一身污浊,浓眉大眼的孩子乖巧又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说我是不祥之人活不多长,也不配有名字,我只知道我父亲姓金。”

 

“那些话都是骗你的,你不要理会它。从今以后我会陪着你保护你,你就叫钟仁,希望你钟此一生,仁朴温润。”

 

看他样子是很开心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钟仁并不与自己过分亲近,几次想拉他的手,想抱他都被他躲开了。

 

都暻秀觉得这样可不行,晚上都暻秀升起火烤着兔子,想着跟他谈一谈。

 

把烤好的兔子撕下一条腿递给钟仁,钟仁吃的香看见都暻秀没有吃,觉得奇怪“阿秀,你怎么不吃。”

 

关于阿秀这个称呼他开始是拒绝的,怎么说自己年长他几百岁而且还救了他,他这么称呼实在不合情理。

 

可当钟仁眨着眼睛满脸委屈的问他为什么不行的时候,他还是败下阵来。

 

“我不需要吃这些,当然吃也是可以的。倒是钟仁,为什么总是离我远远的是我长得丑吓着你了吗?”

 

听到都暻秀的话,金钟仁慌得连兔子腿都不吃了,摆摆小手,“不是的阿秀,阿秀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连我们村的翠兰都没有你好看。”

 

看他那紧张的样子都暻秀忍着笑“那为什么钟仁总是离我远远的?”

 

“不是说了吗,我是不祥之人从小我父母就离我而去,奶奶也...我希望阿秀能够幸福安康,所以...”

 

“所以就不想跟我亲近,傻钟仁我本来也不是生人,算了,这些回来再同你讲吧。”


狼王大人的小助理 3

朴影帝突然停了脚步,害得跟在后面的边伯贤直撞上了他那梆硬的后背。

 

看着捂着鼻子的小蝴蝶,朴灿烈也不好再说什么重话,“你啊,下次遇到这种事硬气点,记住了你的后台是我,谁能有我腕儿大,有人欺负敢你直接打回去。”末了还拍了拍边伯贤的头,别说这小蝴蝶长得真合自己的胃口,下垂眼让他增添了不少少年感看着干净又不失邻家弟弟的调皮。

 

“知道啦。”边伯贤讨好的一笑眯着眼,可笑到了影帝的心缝里。

 

朴灿烈这话真不是自大,他两次戛纳提名,一次柏林影帝,就现在来说还真少有人能比他腕儿大,就算有那也得是老前辈了。

 

说出去自己的后台是朴灿烈那得倍有面儿,想想边伯贤就开心挺起胸脯乐得合不拢嘴。

 

可惜,净有那不长眼的往边伯贤眼前凑。

 

今天朴灿烈参加了一个节目是个挺有名的脱口秀谈话节目,这个节目一直以幽默的节目风格活跃在各播放平台。

 

今天不只请了朴灿烈还请了歌坛的大前辈和流量新生魏铭。

 

魏铭是最近出演了一部偶像剧里禁欲系男二火起来的,剧里的他温柔禁欲又专一迷倒了一种女粉丝,成为这个暑假当之无愧的流量担当。

 

可能是一夜爆火让这个新人有了得意的本钱现在见了谁都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火了。

 

在后台当着资深主持还有歌坛前辈和朴灿烈面还好,等他们走了就立马翻脸,对还在化妆的年轻主持人可是一点都不客气,抢了人化妆的地方就要坐。

 

边伯贤看在眼里,想替主持小哥说句话,没想到还没开口呢,魏铭就先找上来了。

 

“听说你是朴哥新招的助理?”

 

“对。”

 

“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出了长相真是一无是处,也不知道朴哥看上了你什么。”

 

如果不是这手头实在没什么东西,边伯贤真想泼他一脸咖啡,并送他一句你他妈怎么不去死啊。

 

除了长相你也一无是处!半分能耐没有就会叭叭,言行举止不像个男子汉倒像个娘炮,朴哥是你叫的吗,他看上我哪点关你什么事啊!

 

然而他也只敢在心底小声哔哔了,毕竟人家也是有粉丝的,万一他真的骂了魏铭,会给朴灿烈带来麻烦的。当然朴灿烈的粉丝也是不好惹,小到微博掐架大到翻墙撕逼,谁敢往他们影帝身上泼脏水那就别想安生,什么打脸图片、视频该有的证据一股脑的往你脸上扔。

 

魏铭见边伯贤迟迟不回答以为他怕了,还招手让他过来,指着边伯贤鼻子就要开始进行他那所谓的教育。

 

赶巧朴灿烈不在,可让这魏铭得了劲。


我们相遇的奇迹 12

深渊圣地,说圣地不过是为了好听些,实则凶险无比。

 

想要真正进入深渊需得先乘舟渡过眼前的惘灵河,这条河两岸都弥漫着雾气,雾气能乱人心神故叫惘灵河。

 

边伯贤和金钟仁上了舟慢慢前行,只是越往前走雾气越大,现在他都快看不清站在他前面的金钟仁了。

 

边伯贤觉得奇怪,按金钟仁之前所说,他俩这都走了那么长时间雾气早该散了,于是他走上前去打算问问金钟仁,可还没等迈动腿就倒了下去。

 

“伯贤儿,伯贤!醒醒!”

 

有些费力的睁开眼,刺眼的光让他有些看不清楚,可等他看清了心底却是一惊,眼前人竟是朴灿烈。

 

“你...”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已经...

 

朴灿烈看他神情呆滞的样子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怎么睡醒啦就不认识我了?赶紧起来吧,再不起你上课就要迟到了。”

 

推开他的手,边伯贤红着眼眶说,“你不是魂飞魄散了吗?”

 

看边伯贤神色凝重,朴灿烈忙正色道“伯贤,你别吓我啊,这一大早净说胡话了,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吧要不咱去医院看看。”

 

“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好,那你有事叫我,别一个人瞎想。”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朴灿烈明明已经死了,绝不可能跟我一起上学,难道,那一世真的是个梦?

 

不管怎样,好赖现在朴灿烈回到他身边了,自己的心愿也算完成了,剩下的他也不想多费心思了。

 

现在,他只想好好和灿烈过日子。

 

走在郁郁葱葱的小道上,跟灿烈激烈的争执着学校会不会装空调,后面急匆匆赶过来的是一脸凝重的都暻秀和没睡醒正揉着眼睛的金钟仁。

 

他俩一边跑着,都暻秀一边数落金钟仁,大概又是什么“以后你再起这么晚我绝对不会等你。”之类的话,金钟仁都免疫了。

 

“要我说空调肯定装不了,你看看一直说要开通的地铁等了得有三年吧,咱来之前就说快修好了这不到现在还没影呢。”咬着面包生无可恋的金钟仁说。

 

“吃你的吧。”

 

边伯贤看着他们,心想一直这样多好啊。

 

边伯贤和金钟仁是一个专业的,暻秀和灿烈是一个专业的,但好在他们几个几乎天天都满课,活动时间大致都对的上,天天都一起约着吃饭。

 

但今天金钟仁反常的拉走了都暻秀并且找了一个十分蹩脚的理由,秀秀想去坐旋转木马我不放心要去陪他。

 

于是,变成了二人的晚餐,饭桌上朴灿烈好像有什么话想对他说,看他那躁动不安的劲儿就知道。

 

或许是还没准备好,朴灿烈又邀请边伯贤饭后去遛弯,还贴心的买了杯珍珠奶茶。

 

边伯贤看着手里的奶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出神。

 

走到湖边的亭子,意外的一对儿情侣都没有。

 

朴灿烈的手大力的在衣服上摩擦,“伯贤啊,我,我喜欢你,你...”

 

“对不起。”

 

“哈哈,我就知道。”朴灿烈努力的笑着,但还是笑不出来“能告诉我原因吗?”

 

“因为,我爱的灿烈还在那边等着我,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你怎么知道!”朴灿烈已经没了那副嘻嘻哈哈的快乐样子,甚至带了些怒气。

 

“因为我根本不喜欢珍珠奶茶,他只会给我买草莓奶昔。”

 

边伯贤微笑着手中捏了个诀,打破了幻境。


狼王大人的小助理 2

拎着馄饨,磨磨蹭蹭死活不乐意回去的边伯贤此刻内心正百感交集,能不能不回去啊,那个朴影帝不是我一直以来崇拜和喜欢的影帝,他就是个披着影帝皮的渣狼!

 

等他回到了别墅就看见朴灿烈正抱臂微笑看着他,“回来了,累不累啊?”

 

如此关切的神情和如此温柔的语气,边小蝴蝶很没骨气的傻笑着回应说“没有,不累,怎么会累呢。”

 

然而,边小白你忘了你刚刚怎么吐槽他的本质了吗?

 

“你是不累,我还饿着呢!下次再这么慢,我就吃了你!”

 

劈头盖脸的数落了一顿小助理,朴灿烈这才感觉心情好一点,端着馄饨美滋滋的上楼了。

 

独留边伯贤一人承受这寒风的刺骨,由此边伯贤更加肯定了这个徒有外表的影帝是个十足十的恶狼。

 

怎么当初就没看透他的本质呢,真是蝶生险恶啊,好想求安慰。

 

跟着朴灿烈就不用看人脸色低三下四,而且能学到很多关于演戏的技巧,最重要的是待遇丰厚啊!边伯贤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赚得小钱钱,走向蝶生巅峰,成为妖界的传奇!

 

可是,他忘了,想在朴灿烈手底下过活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从他23个前辈那里就能知道。

 

朴影帝助理的位置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要的位置,被这么一个新人给抢走了,肯定有一堆人不满,有的碍于朴影帝的面子不说什么,有的人就非得在小助理面前说点什么才高兴。

 

这不他出去给影帝买杯咖啡的功夫就把他给拦住了。

 

“呦,去买咖啡啊,知不知道朴灿烈最讨厌冰美式了,看来也是个没脑子的,估计马上就要被开除了。”

 

“是呢,阮姐说的没错,看你一脸傻样除了长得好看也没别的优点了。”

 

本着少惹事端的原则边伯贤打算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绕着走,可惜啊两位炮灰非得凑到前面找存在感,此文本着玛丽苏的原则,结果就相当可想而知了。

 

“还想走,我告诉你,你得意不了几天就会被辞的,到时候...”

 

“到时候怎么样啊?”朴灿烈踩着那高级定制的皮鞋走到阮姐面前,“我倒是才知道原来我的人的去留问题是你来决定啊。”

 

一句我的人瞬间让小助理挺直了腰板。

 

阮姐忙认错道歉风一样的逃离了事发现场。

 

朴影帝一回头就看见杵在那儿傻乐的边伯贤,大手照着脑袋就拍,“哎,醒醒吧,别傻乐了,不知道的以为我助理智商有问题呢。”

 

被一巴掌拍回现实的边伯贤哭着一张脸跟在影帝后边,心里默念“影帝真烦人。”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看边伯贤一脸严肃,都暻秀也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但他还是问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事“这是哪儿?”

 

“地狱。”

 

好吧,都暻秀露出了边伯贤非常期待的神色,惊恐慌张又可爱,“我,死了?”

 

边伯贤没说什么只是高深莫测的一笑。

 

金钟仁看不下去边伯贤再这么欺负都暻秀,无奈的开了口,“你没死,是我带你来的,我是地狱使者KAI,这里也是我们的家。’”

 

“我原来也住在这里?”

 

“嗯,你只是不记得了,但是你会想起来的。带你来地狱一来我和边伯贤有事要做,你一个人留在人间我不放心,这里比较安全。二来,在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也要忙。”

 

很显然都暻秀并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消化如此多的信息,听到他也即将有事要做更是接受无能,“我也有任务吗?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金钟仁瞧见他如临大敌的样无奈的摸摸他的小圆寸,啧,手感还挺好,好想亲一亲...

 

“咳嗯,那个,你的任务就是记起一切,这是你的魂玉它会帮助你的。”

 

不知怎么听到记起一切总觉得自己就不再是现在这个有点呆呆的偶尔会冒点坏水的都暻秀了,那种不想被替代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心情,“记起一切,那我还是我吗。”

 

“当然,你永远是我的暻秀。”摸摸傻乎乎的的都暻秀的眉眼,“这一天累了吧,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看着都暻秀的背影,伯贤感叹一声,“等他记起一切,还会是现在这样吗,说不定会躲起来不见你呢。”

 

金钟仁回过神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走吧,去做些准备,地狱深渊不是那么好闯的。”

 

俩人商量好了计划,又做了万全准备,只等着巳日那天深渊打开封印他们就能进去了。

 

深渊从外界是无法打开的,只有进了内部才可以,要不然就只能等每月的巳日深渊会自行打开,想要拿走深渊里的东西并非易事,深渊里布满迷雾容易致幻,更有奇奇怪怪的法阵阻碍前行。

 

但边伯贤这次是报了死的决心去的。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10

轻轻的把都暻秀放在床榻上,生怕吵醒了他。

金钟仁的手指覆在都暻秀的眉心想要抚平那皱着的眉头,看来是在梦中看到了什么不好的记忆。

为什么总是让他受伤呢,这种无法护他周全的无力感从那年失去他一直到现在都让金钟仁难受,还是太弱了。

想要变得更强,想要站在他身前替他遮风挡雨。 

 

梦里的都暻秀身处一片草原,那里遍地都是花,各种各样叫不上来名字,那个最近频繁出现在他梦中的黑衣少年走到他身旁坐了下来,巨大的黑色斗篷罩着他,还是看不清他的面容。

 

可这次不同于以往,黑衣少年拉下帽子露出那张干净俊秀的脸,白嫩的面颊,乌黑圆亮的眸子,这人跟自己竟然一模一样。

 

看见都暻秀吃惊的样子少年微微一笑,“别害怕,我就是你,我就是都暻秀。”

 

什,什么意思?

 

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都暻秀”。

 

“可能你不记得了,你是我的一缕残魂,在百年前的那次事故中我把你分出去保护阿仁。”

 

“阿仁是,金钟仁?”

 

“嗯,他当年还小,不知道这其中利害时间紧迫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他,应该是恨我的。”说到这“都暻秀”垂下头苦涩的笑着,“不过还好有你在,接下来阿仁就拜托你照顾了。”

 

“那你呢?”

 

“都暻秀”没有回答他,只是望着湛蓝的天空发呆,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这里的夜景最好看,不过,你该回去了。”

 

紧接着都暻秀感觉自己脑袋一沉就失去了意识,等再醒来的时候,就是在一个颇有些古色古香很有年代的屋子里。

 

他扶着床沿起身,摸了摸质地柔软的淡青色床幔,这是哪里,金钟仁在哪儿?想到这儿都暻秀不禁失笑,都暻秀啊都暻秀你跟他什么关系,怎么就先想到他了呢。

 

身体还有些乏力他只能扶着墙慢慢走动,推开门,外面是木制的走廊,他所在的是最后一间屋子,于是他顺着长廊往前走,在快到拐角处听到了谈话的声音。

 

那边的人许是发现了他,就没在说话,朝他这边走过来。

一抬头就是对上金钟仁担心的眼神,“阿秀,你怎么起来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

 

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都暻秀也没顾上他过分亲密的称呼,“我没事,就是有些没力气,你放心。”

 

金钟仁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紧紧地扶着都暻秀的肩膀怕他摔倒,“当时快吓死我了,还好现在你没事。”

 

拍拍他扶在肩上的手以示安慰,“我真的没事。”

 

金钟仁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那边的边伯贤打断了。

 

边伯贤早就受不了他俩搁那儿卿卿我我,他都替他俩臊得慌“行了行了,都暻秀那这么娇气,赶紧的,正事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