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 Season

高三狗,作业还没写,怎么办。

发烧了,自己不知道,还以为是没睡醒。所以我做了这三件事。
1.洗凉水澡,让自己清醒。

2.喝冷饮,让自己透心凉心飞扬。

3.喝完冷饮睡一下午,才发现自己发烧。

觉得自己蠢爆了的我,吃了一片止疼药就去买片片看,一边看一边脑仁子疼。😂😂😂

发烧怎么办?

尼玛啊!

刚醒来的方博觉得自己头晕脑胀,四肢无力。

吓得他差点以为自己肾虚了不行了。

但方博是谁!

这种小症状他能怕吗?

“洗个澡就精神了!”

拿着衣服大摇大摆的洗了澡,为了让自己能更快的清醒,还特地把水温调低了。

结果,刚洗完是精神了,没一会儿他就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方博安慰着自己,“没事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结果,这一睡直睡到下午三点多。

其实,他中间醒过一次,但他不想醒,只想接着睡,因为他做了一个梦,和许昕一起的激情四射、滚来滚去的梦。

等他再醒来,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可能生病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发烧。

拖着疲惫的身子,他拿了体温计测温,38.3度。

啊,怎么办,在药盒子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退烧药,只看到写着有清热作用的止疼片。

方博想,先吃吧,不管了。

吃完之后,才知道打电话给许昕。

“喂?”

“许昕啊,我,发烧了,吃了一片止疼药,行不行啊这样?”

方博急切的等待,电话那头只是停顿了一会儿的键盘声又响起来了。

“啊,你先睡吧。”

就得到一句你先睡吧,方博很是委屈。

妈的,许二蟒,你去死吧!

口口声声说爱我,发烧了都不管我!

这么想着,方博的头更疼了,只能选择睡觉来缓解。

许昕听着电话那头因为生病更加绵软的声音,心都碎了,只能赶忙处理手头的工作,跟他龙哥清了假。

回了家,看到他还睡着,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有点烫。

抱起他,开着车就去了医院。

拍拍他的小脸,轻轻的唤着,“博儿,博儿,醒醒到医院了。”

方博歪了歪头,无力的说,“别烦我,我脑仁子疼!”

无奈,许昕只能把他背到座椅,然后去排队挂号。

等到,护士手中的针扎进了手背,方博才清醒。

许昕默默地拉过方博的手,用自己的双手给他捂着。

方博看着这个温柔的男人,都快哭出来了。

“你怎么在这?”

“方二傻,你发烧了,按你二货本质,我怕我不过来,你就真烧成二傻了。”

原本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心,在这一刻,只剩下了怨念!

混蛋许昕!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安慰我吗就知道怼我,我可是病人!

方博一生气手也不想让他握着。

可想要撤回的手被许昕紧紧的抓住,“小心点,一会儿针跑了!”

“以后啊,发烧了赶紧去医院,你打给我,我又不能给你治病。听见了吗!虽然你已经被我承包了,但我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你自己也要上心。”

感受着许昕手掌的温度,方博心头一阵暖意,“嗯,知道了!”









发烧的我,很难过。

深香默默

许昕,一位著名的调香师。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知道他所调出的香,知道他嗅觉失灵。

仿佛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就在他满怀期待的准备他的下一个作品时他闻不到了。

无论什么,哪怕是许昕相当嫌弃的劣质香水味他都闻不到了。

他知道有许多曾被他嘲笑过的调香师正在看他的笑话,可他根本无法反击。

他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拿着其他调香师的作品嗅上一嗅然后轻蔑的笑一声,最后毒辣的点评让那位调香师羞红了脸。

毕竟,如今他才是那个被嘲笑的可怜虫啊。

无论是亲戚朋友还是医生都安慰他,都骗他说他会好的,但他知道不会了,所谓的天才终于还是陨落了。

最后一次来到这条街,能不能再次遇见你,那个擦肩而过却留下无数幻想与渴望的你。

许昕想,这人大概是他在这人世间最后一点点欢喜了。

他走到大榕树下轻靠着吞下一粒粒药丸,是时候说再见了。

渐渐的,他进入梦乡。

梦里,他在这颗榕树下打盹,阵阵清风,传来一抹香。

真好闻,是什么味道呢。

好像,有水蜜桃一样的初恋的味道。

他寻着香来到大街上,人群里他只闻得到这一缕香。

深香默默,是那么的缠绵犹如花瓣上的清露。

茫茫人海中,他拉住他的手,那个人温柔一笑,仿佛旧人重逢多了一点熟悉的味道。

“方博,方博!”

挣扎着醒来,眼前大眼圆脸的男生冲他微微一笑,“醒了?下次可别这样了。”

不顾身体,许昕猛的抱住方博,在他怀里深深地呼吸,“你好香,好好闻。我喜欢。”

方博红了脸轻轻捶打抱着他的人,“你这么一说别人都看我。”

自此之后,许昕重整旗鼓,即使他闻不到,也还有方博可以替他嗅这世间百花香。

幽香漂浮,缠绵悱恻。

一张合影引发的争吵

许昕刚回宿舍,就看他家小圆脸抱着手臂气鼓鼓的坐在床上。

这一看就是生气了。

得,赶紧哄吧!

从后面抱住他家博儿,下巴搭在他肩上,两手揉揉捏捏小圆脸上的肉,“怎么了,脸色这样,谁惹我们博哥了,我揍他去!”

方博没好气的,拉下许昕的手,“别跟我贫,说,这张合照怎么回事?”

许昕懵逼了,啥合照啊?

拿过来一看,许昕放心了,好办!

“这,我一粉丝,说要跟我合影。”

方博听了不仅没消气反而冲他吼,“合影你俩搂那么紧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你男朋友呢!”

许昕累了一天本来就想回宿舍之后能好好抱抱亲亲摸摸他家博儿放松一下,结果被这么吼了一通许昕的心情也沉了下来。

“就一个合照,不至于的。”

“那什么至于?”

方博都快哭出来了,不久前无意间听到他打电话说相亲的事是就想跟他聊一聊了,只是因为比赛原因不想让他分心,没想到现在他居然是这种态度。

许昕挠了挠头,“哎呀,你别像个女人似的行吗!”

“呵,我像个女人,我像个女人似的还不是因为你!”

许昕觉得,方博需要一个空间冷静一下,所以他拿着外套准备出门。

可方博却会错了意,“怎么,终于嫌我烦了吗?”

许昕没有回答他。

“许昕,出去就别回来了!”

许昕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即回了一句“回来我就是你孙子!”

说完之后,许昕就后悔了。

无情的关门声让方博心如死灰。

妈的,混蛋许昕,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又怎么可能放低姿态屈居人下,现在倒好,你却嫌我像个女人似的。

你我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啪!

停电了。

这是少有的事。

方博想,要不先去别的宿舍待一会儿,不想现在一个人。

砰砰砰!

靠啊!难道是鬼?

“爷爷!开个门呗,孙子回来了!”

方博握拳!

许昕个二傻子,就不会小点声嘛,整个楼道都听到了,都成你爷爷了。

开了门,许昕笑嘻嘻的把打包回来的饭摆到桌上。

借助手机并不多么明亮的光线方博看到他额间的细汗。

“博儿,你生气,气大伤身,还有我保证再也不跟别的男生合照了。”

方博小声说“我也错了,我在也不乱吃醋了,你也不能去相亲!”

相亲!?

我啥时候说的?

算了,先顺着他说。

“嗯!绝对不去!你说啥是啥!”

“你真好。”

“那媳妇,这夜黑风高的,咱做点羞羞的事呗!”


清凉月(索夜)

城里的人都知道,伟大的剑客来了,凭着剑客的驻守他们可以避免经受战乱之苦。

所以,他们爱戴并尊敬这位沉默寡言却一直默默守护着他们的剑客。

剑客是个奇怪的人,他不爱说话,也不爱出门,他只是很温和,很沉静。

据说,剑客以前不是这样的。

据说,剑客身边的术士曾说他是个开朗爱笑,能用热情明媚整个世界的人。

据说,大战之后随着术士的沉睡,剑客的心也变得无情。

据说……

只有剑客自己才知道,一个人的生活是多么难熬。

清晨,他听晨钟声沉厚。

傍晚,他听晚虫声四起。

月下一人独自温酒,清凉的月亮啊,就像那个人。

剑客踏遍山河,风尘奔波,只为重新唤醒他心爱的人。

可一次次的失败,让剑客的心从有情度到无情。

最后,剑客来到了这座城,他想试最后一次。

若再无一丝希望他便同他一起沉睡。

剑客吟唱起来。

随着他的吟唱,慢慢的,一丝丝,一缕缕光华凝聚。

终于,他伟大的术士苏醒了。

“我回来了。”

术士轻抚剑客的脸颊。

他知道,他的剑客受委屈了。

剑客抓着术士的手,他想告诉术士自己每一个午夜梦回时的独自茕茕,每一次尘世奔波后的落寞孤寂。

术士也知道,剑客饱经风霜的心渐渐麻木寒冷。

他回来,就要他的剑客重新拾起那片赤诚的心,用他自己的热温暖剑客充满苦难与酸楚的心,用他自己的爱包裹剑客渐渐无情的心。

术士在剑客的额头轻吻,“再也,不离开你了,我的爱人。”

后来,剑与诅咒的传奇又回来了。

后来,剑与诅咒相约今生永不分离。

好久不见(又名前男友回来了)2

前文

男人牵着狗,和方博相遇了。

方博一看到他就停住了脚步,倒是男人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朝方博走过去。

“好久不见。”

高考攒人品!

-----------------------------------------------------------

“许,昕。”方博呆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真没想到有一天还能见到他。“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方博儿,你把口水养的挺好啊,看它都胖了。”

“它不胖,你那么久没见它,它是长大了!”此话一出方博就后悔了。

许昕也没想到,方博脱口而出是这句话。

是他的错,是他对不起方博,“是我离开了太久,现在我回来了,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那个,口水说好要去和萨摩耶玩的,不去它不高兴,我先走了。”

说着傻子都不信的话,方博一把拽过牵引绳头也不回的跑了。

没跑多远,二哈说什么也不走了。

方博拽它,它就躺在地上装死。

“你干什么,疯了你了,见了他就忘了我!有了新欢忘旧爱!那你找他去啊,看他要不要你!”

二哈一天被他骂两通,委屈的不行,冲着方博就来了一个超音波。

方博看他这熊样就来气,推开他的脑袋,“滚滚滚,爷不伺候了,找你的新欢去吧!”

说让口水滚,却也没真撒手,毕竟养了这么多年,总不能因为一个前男友就把口水扔了,虽然口水是许昕买回来的。

口水也是个狗精,一下子就扑倒方博,趴在他身上摇尾巴求亲亲。

方博嫌弃的摸了摸狗头,“哎,你好烦哦,走走走,回家。”

这一晚上,方博可是没睡好觉,心里无限YY他和许昕接下来的发展,答应了之后要怎么办呢?

等等,为什么要答应他,妈的,抛弃老子去国外的时候,可什么都没说。现在一句话就想让我跟他好,没门!

可是,看他的表情,也很可怜啊。

啊啊啊!天哪,不能再想了,睡觉睡觉。明天还得上班呢。

于是,辗转反侧了一晚上的方博,早晨起来那是虚的不行不行的。

“啊!感觉身体被掏空啊!”

出门。

靠,许昕!

一定是我出门的方式不对,再来一次。

呵呵呵,方博你是不是有病。

“早。”

从他口中听到了久违的那句早安,方博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你脸色不太好,我送你吧。”

“额,不用,我公司挺近的,我自己去就行。”

两个人挤上拥挤的电梯,面对面,方博低下了头。

许昕看着他头顶上的几根小呆毛,没由来的心情好。

方博本以为许昕要开车的,没想到他却跟自己一起去挤地铁了。

早上是地铁高峰期,人多的要命,平时方博挨挤习惯了,今天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抬起头一看,许昕一手撑着门,一边用身子挡着,硬是给他营造了不小的空间。

“谢,谢谢啊。”

看着方博这不好意思的样儿,许昕笑了,“没事,应该的。”

听到这句话,方博脑神经啪的一下断线了,什么应该的,作为男朋友还是什么?

唉,不对不对,是前男友啊!

不行不行,方博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但许昕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被许昕一句话撩的不行不行的方博,神游了一整天。

一直到下班坐上许昕的车才稍微反应过来。

“你,不是坐地铁来的吗?”

“哦,刚回国,还有一些事没打理完,公司那边就多给了点时间。”

果然,海龟都是爷,这样都行。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做。”

“来,我家吗?”

“嗯。”

“我吃什么都行。”方博笑了笑,这人,跟以前一样,干啥也不打个招呼。就连分手也是,说走就走,连句话都没留。

哎,许昕的手艺比以前更好了。

果然嘛,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许昕这招不错,自己简直拜倒在他的厨艺之下了!

可还是不能,那么轻易的原谅他!

方博在厨房刷着碗,客厅里,口水和它爹一狗一人玩的挺嗨。

突然,屋里的灯全灭了,被黑暗笼罩的屋子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厨房的水声还在响,可方博却呆住了,他害怕。

“方博!方博!”许昕摸黑过来,抱住他,抱住那个小傻子。

“没事吧?”

怀里的人摇摇头,“我早就不怕了,从你走的那天就不怕了。”

许昕笑了,这小傻子说什么呢,下一秒爷就让你破功。

“可能是跳闸了,我去看看。”说着放开了环抱的手,打算出去。

可怀里的人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

“别走,求你别走。”染上了一丝哭腔,方博死死的抱住他。

“上次你走,就好几年没有回来,这次你走了,说不定就再也不回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再也不会了。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方博,现在的我有能力养你了,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了。”

“那也不行,你就是不能放开我!”

许昕哭笑不得,看来那年的不辞而别伤到他了,可现在,他只是想拉个闸而已啊!

“乖别闹,我就是去看看闸门。”

“那我跟你一起去。”

。。。

许昕就这样拖着一个等身、等重量的人形挂件,来拉闸。

拉闸的一瞬间,电力恢复了供应。

方博抱着许昕,闷闷的来了一句“原谅你了。”

于是,在口水的见证下他俩重修旧好,又在一起撒狗粮了。


高考攒人品!

好久不见(又名前男友回来了)

方博牵着口水出去遛弯儿,一回来正好赶上电梯,这还没等他高兴呢,里面一个男人走出来,口水一见着他就往人身上扑,拉都拉不住。

“汪汪!”口水冲着那人大喊大叫。

方博怕人投诉,赶紧拽回来摁了关门,顺带说了句抱歉。

回到家方博就对口水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

“口水啊,我跟你说了多少遍,见到陌生人不准往人身上扑,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二哈跟他顶嘴,冲着他叫了几声。

方博见它这样一点也没客气,上去就推它头,“干啥玩意儿,要造反啊你,今天我是在这了,我要是没拉着你,你是不是就跟别人跑啦,啊?”

又数落,又教育的,二哈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就是一通吼。

“嗷呜~嗷嗷嗷嗷~嗷呜~”

方博捂着耳朵,那脚顶它,“祖宗啊,你可别喊了,回来人投诉了,到时候人把你牵走我看你怎么办!”

二哈不叫了,一口咬住方博的脚。

“咦,你个智障!给我放开!”

这边人狗大战正进行着,与此同时,刚刚被二哈扑的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宠溺的笑了笑。

晚饭后,方博牵着口水出来遛弯,这是他和口水最喜欢的一项活动。

口水和方博走着,突然口水就奋力想要挣开绳子,方博放下手机一看,原来是师兄和龙哥。

口水见了他俩,闹腾的不行,一会儿扒扒马龙的腿,一会儿冲张继科摇摇尾巴。

“正要去找你呢,博儿啊,有件事我和继科想跟你说。”

“说呗,正好口水想多玩会儿呢。”

马龙欲言又止,让方博觉得奇怪,怎么了难道我裤子没拉拉锁?

他低头看了一眼裤子,嗯还好,裤门关的严严实实的。

马龙戳了戳张继科打算让他说,张继科看了自家媳妇一眼,哎真是,怕什么,就方博那个跟长城一样长的脑回路根本用不着担心。

“方博,许昕回来了。”

一下子,方博浑身脱力,一直攥在手心的牵引绳也松开了。

等到他终于回过神,才想起绳子不见了。

他和马龙还有师兄分头去找,方博去了花园,又去了假山,都没看到口水。

他越来越慌了,口水绝对不能丢,那是他和许昕仅剩的一点联系了。

那头方博着急忙慌的找着狗,这边狗就跟着别人跑了。

口水拖着牵引绳绕着小区边撒欢地跑,遇上几只混得熟的狗就去逗愣逗愣。

然后,口水面前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一见到他,口水就疯狂的跳到他身上。

男人接住它,也亲切的摸着它的毛,揉揉它的脑袋。

口水兴奋的开始流口水了,不仅如此,还往男人脸上舔,完了就放开男人,回头去叼自己的牵引绳。

口水叼着牵引绳,把它交给男人。

“怎么,让我拿着啊。”男人接过绳子,攥在手里,又揉了揉二哈的头,“真乖。”

男人牵着狗,和方博相遇了。

方博一看到他就停住了脚步,倒是男人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朝方博走过去。

“好久不见。”






高考攒人品!!!


予取予求 2

ABO,ooc有。




方博本以为能安心的等到周雨出狱,可屋漏偏逢连夜雨,监狱里传来消息,周雨失手杀了一个alpha。

他肯定是不信的,周雨是个omega不说,就算他有想杀alpha的心在体能上他也不可能打得过他们。

他来到了监狱没能如愿见到周雨,却见到了樊振东。

“让我见周雨!”

樊振东面无表情的回答他,“不行。”

方博拍着桌子,“凭什么?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alpha,我要见周雨,我不信他会杀人,更何况是一个alpha,我不信!”

樊振东冷哼一声,“你与其在这里跟我大喊大叫倒不如去求一求许昕。”

“你知道?”方博瞪大了眼,按理说樊振东可以怀疑自己和某些人进行交易,但他不应该这样毫不犹豫的说出许昕的名字。

“我知不知道无所谓,关键是周雨,如果你慢了那他的命…”

“我知道了。”

走出监狱方博就明白了,关于周雨杀人的事一定是有阴谋的,为的就是让自己去求许昕。

许昕,你可以,算你狠。




接待完方博,樊振东来到他的私人休息室,自从周雨“杀了alpha”之后就被安排到这里。

“方博对你可真是不离不弃啊。”

周雨听到方博一骨碌从床上起来,“你见到方博了?他跟你说什么了,你快告诉我!”

被周雨抓住衣领的樊振东也不生气,按着他的脑袋向下,“想知道他怎么样,先把我伺候舒服了。”

已经熟悉了,熟悉怎么让樊振东舒服。

然而他却在樊振东情正浓时提了方博。

樊振东最烦周雨的就是他总想着方博,自己在他心里永远比方博低一位。

他掐着周雨的脖子,身体也更加用力,“方博?他现在应该和你一样被别人上!”



然而事情却不如樊振东所料,方博确实想被人上,奈何“人”根本没给那个机会。

是的,他找不到许昕,许昕工作的地方没有他,私人别墅也不见他人。

他在有意的躲避自己,他想让自己知道没了他,周雨的命就有危险。

他做到了,自己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他只能等,等到许昕愿意见到他。

于是方博就在许昕的别墅门口待了三天。

这是第三天晚上了,三天的不吃不喝加上大雨的洗礼,方博有些熬不住了。

他就期盼着许昕能可怜他,出来见他,给他个机会求他。

可惜到了后半夜许昕都没出来。

方博觉得自己晕乎乎的,在雨中也不觉得冷,像是到了发情期。

方博发情了,人们都说雨夜可以冲刷一切,可方博信息素的味道却像是融进了雨里。

最后,车里的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打着伞把他抱进了别墅。

恍惚中,方博看到了许昕的脸,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他死死的抓着许昕的手不让他走。

“哈啊,求你,求你别走,帮我。”

许昕看着满面潮红的方博,委委屈屈的哀求着,他笑了,“如你所愿!”

发情期的omega,妩媚缠人,许昕想要是平时方博也能这样就好了。

他吩咐下去,让他们澄清周雨杀alpha的事,并且拿出证据证明最开始的案子是几个alpha所为并嫁祸给周雨的。

他还安排了周雨来到别墅,他知道这是方博想看见的。

他已经让方博知道了自己的重要性,下面就是让他知道自己是真的爱他。

当方博醒来看到周雨时,许昕已经和樊振东在后花园喝下午茶了。

“事情总算结束了,许昕,下次不准在把周雨置于这么危险的境地了。”

许昕冲他笑笑,“我这也是在帮你啊,周雨对你明显已经有了依赖性了。”

樊振东没好气的哼一声,“我还谢谢你了!”

予取予求

ABO,ooc有。

方博和周雨都是omega,他们手无缚鸡之力却被那些永远高高在上的alpha诬陷为杀人犯。

对于这个omega永远在底层被人欺压的社会,方博和周雨真的很无力。但现在不是抱怨这个社会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让周雨能打赢官司不被送入监狱。

“博儿,这场官司肯定是打不赢的,别想了。只是我进去之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被那些可恶的alpha骗了,找个可靠的beta。实在不行就找个alpha,虽然他们残暴,但至少还能给你一个安身的地方。”

方博听了他这话眼眶泛红,“你说什么呢,我一定,一定不会让你进监狱的。说好了,我们一起的,就算我救不了你,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说完方博就接着整理出庭要用的材料。

周雨把材料推开,“方博!听我的话,好吗?”

方博看着他,良久,点了点头。


结果出来了。

方博咬着下唇,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周雨还是被带走了。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那些可恶的alpha,不会让他们赢的。只是因为他和周雨没有向他们屈服,他们就疯狂的报复。先是诬陷他们杀人,再是让周雨入狱,估计过不多久自己也要被他们…

还有监狱里那些alpha一定不会放过周雨的,要保证周雨在监狱里的日子好过一点就只有…

“终于考虑清楚了吗,为你的同伴献身。”沙发上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大张双臂好像迎接这个走投无路的omega。

“你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只要你能答应我的要求。”

“求人呢就要有求人的态度。”沙发上的人一脸玩味的看着方博。

“许昕!你别太过分!”方博努力的克制着离开这里的冲动。

许昕听了他这话故作惊讶的笑了,“我过分?”

他走到方博身边,“想想周雨,如果你不求我,他在监狱里就会有比这更过分的对待。”

方博攥了攥拳,松开,手指解开一颗颗纽扣,露出白皙的胸。.膛,拉着许昕的手,“求你!”

许昕满意的笑着一把抱起方博,“如你所愿。”

许昕无休止的索/取/让方博几度晕厥,但即使筋疲力尽他也要告诉许昕别忘了他的朋友。



得到特别关照的周雨在监狱里受到了优待,没有alpha的/凌/✘辱-,没有饿肚子,没有过重的体力活,只是每晚监狱长樊振东的特别关照。

周雨知道这其中方博付出了不少,可最重要的抑制剂还得求樊振东。

虽然方博千方百计托人给他送抑制剂,但最后它们都会落入樊振东手里。

“这是我的抑制剂,给我。”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谈话。

樊振东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有什么证明?”

周雨怒目圆睁,“这是方博给我的!”

“方博?你知不知道你之所以能在监狱里安心度日全凭他在外面打点。可这里是监狱,我的地盘,想要抑制剂就要看你能不能让我高兴了。”和许昕一样他也想让面前的omega取✘/悦自己。

“你这个混蛋,就算我死也不会求你的。”

周雨再想起当时所说的话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一个没被标记的omega,一个以前只靠抑制剂度过发@/情✘期的omega,第一次感觉到了这种痛苦。

所以当樊振东来蹲在他的身边让自己求他的时候,周雨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