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 Season

高三狗,作业还没写,怎么办。

海的礼物 2

2.熟悉的脸

“你的声音真好听。”

许昕迷醉的亲吻着方博的嘴唇,只是亲吻。

然而过分的亲昵让方博有些厌恶,谁会在初见时就吻对方啊,人类都这么开放不矜持吗?

“离我远一点!”方博用力的推开了许昕,力度大的让许昕撞到了池边。

笑话,当他人鱼好调戏啊!

这样的反抗让许昕十分不满,甚至暴躁!

他狠狠地掐住人鱼的脖子,“为什么?为什么反抗我!为什么不听话!”

许昕红着眼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质问,“明明对你这么好了,你还是不满足,到底我哪一点不如他,你要拼了命保他周全!”

方博被他掐的无法呼吸,鱼尾剧烈的摆动激起水花溅到许昕的脸上。

许昕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松了手。

“今晚你就呆在这里,你最好安分一点,否则你不会好过的。”

说完,只留给方博一个背影。

等他走了,方博才回过神,因为他正深深地陷入那眼神无法自拔。

那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孤独落寞,悲凉与哀伤。

那眼神仿佛在质问为什么要丢下他一个人,为什么要抛弃他,为什么不爱他。

许昕他经历了什么?

“这就是他一定要带你回来的理由吗。”

还在回想着那个眼神的方博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你是谁?”

“我是许昕的弟弟,许恪。”说着,他用手轻轻抬起方博的脸,“这张脸还真是熟悉啊,怪不得呢,让出去一块地也要拿下你,可真是祸水啊,无论是你还是他。”

方博被他弄糊涂了,什么熟悉的脸?还祸水?

“你什么意思?”方博问他。

许恪站起身并没有想回答他的意思,“什么意思你会明白的,到时候我会帮你的。”

“帮我?”

许恪微微一笑,“说了你会明白的,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也是从被抓到现在他确实没怎么好好休息过了,刚才又被抓着脖子体验了一把濒死的感觉,他是该好好休息了。

反正都被抓到这了,那就只能安心过了,抱着这种想法,方博睡了过去。







节日快乐啊!!!

海的礼物 (人鱼梗) 1


1.你的名字

刚从黑色宾利上下来,林家长子就奉承的来到许昕身边,讨好意味十足。

许昕对这个长子并不太看好,人蠢还懒,不想做事还总想着占便宜,他最讨厌这样的人。

一路由林家长子带领来到地下拍卖会,其实他对这些并没有兴趣,只是刚刚与林家签订了一笔交易他不来不合适。

来到地下大厅里面黑压压的,许昕被邀请到了贵宾席。

“欢迎各位来到今天的拍卖会,今天不同于以往,今天我们只拍卖一件,而且他还是活的!”

下面的人听了纷纷议论和猜测起来。

突然灯光变幻,舞台正中央的拍卖品呈现在众人面前。

匀称的上半身与具有优美曲线的下半身,还有光泽美丽的淡紫色鱼鳞,就连漂浮在淡蓝色水中的头发都透露着大海的神秘,美丽,与纯净。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因为,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人不敢相信他是真的!

就连许昕也不禁惊呆了,开始怀疑他所见的是不是真的。

而舞台中央水缸里的那件“拍卖品”却毫不知情,他正因注射的药物昏睡着。

“1000万!”

“2000万!”

“5000万!”

竞价连连攀升,谁都想将这美玉般的美人鱼收入囊中许昕也不例外。

“各位,真不好意思这件拍卖品已经被买下了,为了弥补大家的遗憾我们也准备了另外一样物品。”

大家都知道今天的拍卖会许昕也来了所以对这个结果虽有不满但也并没有过多的吃惊。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只要你有权有钱就没有你得不到的。

带着稀世珍宝回了家,许昕并没有急切的强行让他醒来,而是选择观赏这份沉睡着的难得一见的美丽。

“美人鱼啊,你说你会是我的吗?”

听到这话里面的人鱼缓缓睁开眼。

看到面前的人,他本能的往后退,许昕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把将他抱起来到了泳池。

怀里的小美人鱼离开了水不安分的甩动尾巴,看到他这样许昕坏心眼的装作要把他摔到地上,这让小美人鱼更是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不放了。

“去吧,去游吧。”

来到了大点的水池美人鱼游得更欢了!

看着他游时尾巴摆动的欢快样子许昕也不禁跳到水中,游到他身边从背后抱着他。

小美人鱼一回头就看到他略带情欲的眸子,更要命的是许昕还在他耳边厮磨,“我好喜欢你,你叫什么名字?”

痒痒的感觉让他羞红了脸,他们人鱼从来不会这样的。

“怎么不说话,是还不会说话吗?”

“方,方博。”

catch/抓住 1

阵阵微风从脸上掠过,偏凉的温度让方博的的毛孔紧缩。

已经,秋天了啊。

希望舍友们都是好相处的人,拖着箱子走进高中校门的方博心里这样想着。

到了宿舍,推门进去就看到了热闹的场面。

一个看着年纪不大有点肉肉的男孩抱着拥有一双湖水般透彻眼睛的男孩,并且不断撒着娇。

看到他来了还热情的打了招呼。

他知道了,有点肉肉的小男孩叫樊振东,是跳级到这来的。

被樊振东抱着的是周雨,是樊振东最喜欢的哥哥。

还有一个戴着眼镜默默玩着手机的叫许昕。

开始,方博还想这人看着独来独往的样子,以后也不必太过亲近了。

哪里知道,这个人几乎改变了他的一生。

最先嚷着吃饭的是樊振东,他一直说着食堂里最好吃的就是糖醋排骨了,其他的荤菜都比不上。

方博面带笑意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却开朗优秀的男孩,心想还真是个孩子呢。

端着饭方博打算去找周雨他们,只是一个转身和后面的人骨肉相互碰撞,方博的碗就要掉了,只见那人把方博按入怀中,长手一伸,碗就好好的在那人手中。

再回过头一看,这不是许昕吗!

“谢谢!”方博说着还微微鞠了个躬。

许昕没料到方博的举动愣了一下,随即冲他笑了,“谢什么,应该的,下次小心点。”

如沐阳光的声音让方博觉得这人好温柔、好阳光、好,帅气!

“要一起去那边坐吗,周雨樊振东都在那边。”

“好啊。”

第一次见时的距离感与冷漠,第二次见时的温暖与帅气,方博有点不清楚了。

但他觉得许昕一定是有着一颗炽热的心的。

那边,樊振东闹着要吃周雨碗里的肉,周雨虽然嘴上说着少吃点吧,但还是把肉都夹到樊振东碗里。

方博觉得他们的相处模式真好。

【高亮】麻烦各位,关于撤销超话的一次努力

混世魔王卤蛋乔:

不应该打扰到他们的,各位帮帮忙


-一清:



恳求大家去微博动一动手指私信 在lof上尽量扩散这个消息 转发推荐都可以 劳烦各位小可爱和太太
我们永远只是圈地自萌而已 对于cp的一切不应该打扰到他们的现实生活不是吗




跑路小分队:







首先声明,非常抱歉占用tag,事出有因,此条为二位,为胖雨粉。因为一些原因,胖雨超级话题的申请人已经过百,达到要求,将在1-3个工作日内开通。通过电话微博客服,我们了解到,大家现在能做的除了不点开搜索、不要关注、不去发帖之外,还有最后的机会通过申诉撤销话题。反馈对象是微博话题的在线客服“超话小秘书”。(主页链接见评论)因为有可能收到自动回复,但小秘书比较忙碌,稍后可能会进行人工服务。所以需要各位耐心再和小秘书进行沟通。这是最后的办法,也许可以生效。

下面是提出申诉的模版,感谢群里提出内容和进行补充的太太们,大家可以作修改,或直接私信小秘书都可以。申诉越多,撤销可能性越大。(如需复制模版,文字版见评论)

小秘书你好,我想申请在微博上撤销#胖雨#超级话题,理由如下:1、涉及当事人都是国家体育运动员,这类话题对于涉及当事人而言容易造成困扰,且很可能侵害其人身权益和名誉权。rps同人世界与现实世界有别,开通超话影响两位的正常生活和交流,可能会给他们造成不适观感;2、超级话题存在的意义是通过粉丝聚合产生优质内容生产,形成一个良性的知名度提高效益,但这个超话的涉及当事人并不需要这样的效益,他们是国家运动员,并不需要这样一个效益,作为国乒最年轻的世界冠军得主和全国具有极高影响力的乒球运动员、他们本身也有自己的个人超级话题。3、三个月前,微博刚刚处理下架过一批关于国乒的负面话题,粉丝不想再因为这些不健康且负能量的东西生出事端。而这个话题容易引起争议,为两位优秀的军籍运动员的个人形象带来不良影响,不应该出现在微博公众平台上。综上所述,望小秘书能做出处理,撤销#胖雨#这个话题的超级话题,或直接全网屏蔽。谢谢你们了。

麻烦大家一起帮忙。
烦请各位看到此条的太太帮助转发。





流氓抠脚_:

百万玫瑰:

以下说的希望大家能一起做到:
不要关注!
不要发帖!
什么都不要发!
不管是骂这240个人(🙂)还是什么的
都不要发
不要去送人头
不要去搜索
就让它搁在那里
没有主持人所以无法冻结
只能用冷处理的方法让它降级
不要发帖!!!!

发烧了,自己不知道,还以为是没睡醒。所以我做了这三件事。
1.洗凉水澡,让自己清醒。

2.喝冷饮,让自己透心凉心飞扬。

3.喝完冷饮睡一下午,才发现自己发烧。

觉得自己蠢爆了的我,吃了一片止疼药就去买片片看,一边看一边脑仁子疼。😂😂😂

发烧怎么办?

尼玛啊!

刚醒来的方博觉得自己头晕脑胀,四肢无力。

吓得他差点以为自己肾虚了不行了。

但方博是谁!

这种小症状他能怕吗?

“洗个澡就精神了!”

拿着衣服大摇大摆的洗了澡,为了让自己能更快的清醒,还特地把水温调低了。

结果,刚洗完是精神了,没一会儿他就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方博安慰着自己,“没事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结果,这一睡直睡到下午三点多。

其实,他中间醒过一次,但他不想醒,只想接着睡,因为他做了一个梦,和许昕一起的激情四射、滚来滚去的梦。

等他再醒来,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可能生病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发烧。

拖着疲惫的身子,他拿了体温计测温,38.3度。

啊,怎么办,在药盒子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退烧药,只看到写着有清热作用的止疼片。

方博想,先吃吧,不管了。

吃完之后,才知道打电话给许昕。

“喂?”

“许昕啊,我,发烧了,吃了一片止疼药,行不行啊这样?”

方博急切的等待,电话那头只是停顿了一会儿的键盘声又响起来了。

“啊,你先睡吧。”

就得到一句你先睡吧,方博很是委屈。

妈的,许二蟒,你去死吧!

口口声声说爱我,发烧了都不管我!

这么想着,方博的头更疼了,只能选择睡觉来缓解。

许昕听着电话那头因为生病更加绵软的声音,心都碎了,只能赶忙处理手头的工作,跟他龙哥清了假。

回了家,看到他还睡着,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有点烫。

抱起他,开着车就去了医院。

拍拍他的小脸,轻轻的唤着,“博儿,博儿,醒醒到医院了。”

方博歪了歪头,无力的说,“别烦我,我脑仁子疼!”

无奈,许昕只能把他背到座椅,然后去排队挂号。

等到,护士手中的针扎进了手背,方博才清醒。

许昕默默地拉过方博的手,用自己的双手给他捂着。

方博看着这个温柔的男人,都快哭出来了。

“你怎么在这?”

“方二傻,你发烧了,按你二货本质,我怕我不过来,你就真烧成二傻了。”

原本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心,在这一刻,只剩下了怨念!

混蛋许昕!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安慰我吗就知道怼我,我可是病人!

方博一生气手也不想让他握着。

可想要撤回的手被许昕紧紧的抓住,“小心点,一会儿针跑了!”

“以后啊,发烧了赶紧去医院,你打给我,我又不能给你治病。听见了吗!虽然你已经被我承包了,但我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你自己也要上心。”

感受着许昕手掌的温度,方博心头一阵暖意,“嗯,知道了!”









发烧的我,很难过。

深香默默

许昕,一位著名的调香师。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知道他所调出的香,知道他嗅觉失灵。

仿佛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就在他满怀期待的准备他的下一个作品时他闻不到了。

无论什么,哪怕是许昕相当嫌弃的劣质香水味他都闻不到了。

他知道有许多曾被他嘲笑过的调香师正在看他的笑话,可他根本无法反击。

他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拿着其他调香师的作品嗅上一嗅然后轻蔑的笑一声,最后毒辣的点评让那位调香师羞红了脸。

毕竟,如今他才是那个被嘲笑的可怜虫啊。

无论是亲戚朋友还是医生都安慰他,都骗他说他会好的,但他知道不会了,所谓的天才终于还是陨落了。

最后一次来到这条街,能不能再次遇见你,那个擦肩而过却留下无数幻想与渴望的你。

许昕想,这人大概是他在这人世间最后一点点欢喜了。

他走到大榕树下轻靠着吞下一粒粒药丸,是时候说再见了。

渐渐的,他进入梦乡。

梦里,他在这颗榕树下打盹,阵阵清风,传来一抹香。

真好闻,是什么味道呢。

好像,有水蜜桃一样的初恋的味道。

他寻着香来到大街上,人群里他只闻得到这一缕香。

深香默默,是那么的缠绵犹如花瓣上的清露。

茫茫人海中,他拉住他的手,那个人温柔一笑,仿佛旧人重逢多了一点熟悉的味道。

“方博,方博!”

挣扎着醒来,眼前大眼圆脸的男生冲他微微一笑,“醒了?下次可别这样了。”

不顾身体,许昕猛的抱住方博,在他怀里深深地呼吸,“你好香,好好闻。我喜欢。”

方博红了脸轻轻捶打抱着他的人,“你这么一说别人都看我。”

自此之后,许昕重整旗鼓,即使他闻不到,也还有方博可以替他嗅这世间百花香。

幽香漂浮,缠绵悱恻。

一张合影引发的争吵

许昕刚回宿舍,就看他家小圆脸抱着手臂气鼓鼓的坐在床上。

这一看就是生气了。

得,赶紧哄吧!

从后面抱住他家博儿,下巴搭在他肩上,两手揉揉捏捏小圆脸上的肉,“怎么了,脸色这样,谁惹我们博哥了,我揍他去!”

方博没好气的,拉下许昕的手,“别跟我贫,说,这张合照怎么回事?”

许昕懵逼了,啥合照啊?

拿过来一看,许昕放心了,好办!

“这,我一粉丝,说要跟我合影。”

方博听了不仅没消气反而冲他吼,“合影你俩搂那么紧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你男朋友呢!”

许昕累了一天本来就想回宿舍之后能好好抱抱亲亲摸摸他家博儿放松一下,结果被这么吼了一通许昕的心情也沉了下来。

“就一个合照,不至于的。”

“那什么至于?”

方博都快哭出来了,不久前无意间听到他打电话说相亲的事是就想跟他聊一聊了,只是因为比赛原因不想让他分心,没想到现在他居然是这种态度。

许昕挠了挠头,“哎呀,你别像个女人似的行吗!”

“呵,我像个女人,我像个女人似的还不是因为你!”

许昕觉得,方博需要一个空间冷静一下,所以他拿着外套准备出门。

可方博却会错了意,“怎么,终于嫌我烦了吗?”

许昕没有回答他。

“许昕,出去就别回来了!”

许昕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即回了一句“回来我就是你孙子!”

说完之后,许昕就后悔了。

无情的关门声让方博心如死灰。

妈的,混蛋许昕,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又怎么可能放低姿态屈居人下,现在倒好,你却嫌我像个女人似的。

你我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啪!

停电了。

这是少有的事。

方博想,要不先去别的宿舍待一会儿,不想现在一个人。

砰砰砰!

靠啊!难道是鬼?

“爷爷!开个门呗,孙子回来了!”

方博握拳!

许昕个二傻子,就不会小点声嘛,整个楼道都听到了,都成你爷爷了。

开了门,许昕笑嘻嘻的把打包回来的饭摆到桌上。

借助手机并不多么明亮的光线方博看到他额间的细汗。

“博儿,你生气,气大伤身,还有我保证再也不跟别的男生合照了。”

方博小声说“我也错了,我在也不乱吃醋了,你也不能去相亲!”

相亲!?

我啥时候说的?

算了,先顺着他说。

“嗯!绝对不去!你说啥是啥!”

“你真好。”

“那媳妇,这夜黑风高的,咱做点羞羞的事呗!”


清凉月(索夜)

城里的人都知道,伟大的剑客来了,凭着剑客的驻守他们可以避免经受战乱之苦。

所以,他们爱戴并尊敬这位沉默寡言却一直默默守护着他们的剑客。

剑客是个奇怪的人,他不爱说话,也不爱出门,他只是很温和,很沉静。

据说,剑客以前不是这样的。

据说,剑客身边的术士曾说他是个开朗爱笑,能用热情明媚整个世界的人。

据说,大战之后随着术士的沉睡,剑客的心也变得无情。

据说……

只有剑客自己才知道,一个人的生活是多么难熬。

清晨,他听晨钟声沉厚。

傍晚,他听晚虫声四起。

月下一人独自温酒,清凉的月亮啊,就像那个人。

剑客踏遍山河,风尘奔波,只为重新唤醒他心爱的人。

可一次次的失败,让剑客的心从有情度到无情。

最后,剑客来到了这座城,他想试最后一次。

若再无一丝希望他便同他一起沉睡。

剑客吟唱起来。

随着他的吟唱,慢慢的,一丝丝,一缕缕光华凝聚。

终于,他伟大的术士苏醒了。

“我回来了。”

术士轻抚剑客的脸颊。

他知道,他的剑客受委屈了。

剑客抓着术士的手,他想告诉术士自己每一个午夜梦回时的独自茕茕,每一次尘世奔波后的落寞孤寂。

术士也知道,剑客饱经风霜的心渐渐麻木寒冷。

他回来,就要他的剑客重新拾起那片赤诚的心,用他自己的热温暖剑客充满苦难与酸楚的心,用他自己的爱包裹剑客渐渐无情的心。

术士在剑客的额头轻吻,“再也,不离开你了,我的爱人。”

后来,剑与诅咒的传奇又回来了。

后来,剑与诅咒相约今生永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