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 Season

学生会再见吧…

狼王大人的小助理 2

拎着馄饨,磨磨蹭蹭死活不乐意回去的边伯贤此刻内心正百感交集,能不能不回去啊,那个朴影帝不是我一直以来崇拜和喜欢的影帝,他就是个披着影帝皮的渣狼!

 

等他回到了别墅就看见朴灿烈正抱臂微笑看着他,“回来了,累不累啊?”

 

如此关切的神情和如此温柔的语气,边小蝴蝶很没骨气的傻笑着回应说“没有,不累,怎么会累呢。”

 

然而,边小白你忘了你刚刚怎么吐槽他的本质了吗?

 

“你是不累,我还饿着呢!下次再这么慢,我就吃了你!”

 

劈头盖脸的数落了一顿小助理,朴灿烈这才感觉心情好一点,端着馄饨美滋滋的上楼了。

 

独留边伯贤一人承受这寒风的刺骨,由此边伯贤更加肯定了这个徒有外表的影帝是个十足十的恶狼。

 

怎么当初就没看透他的本质呢,真是蝶生险恶啊,好想求安慰。

 

跟着朴灿烈就不用看人脸色低三下四,而且能学到很多关于演戏的技巧,最重要的是待遇丰厚啊!边伯贤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赚得小钱钱,走向蝶生巅峰,成为妖界的传奇!

 

可是,他忘了,想在朴灿烈手底下过活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从他23个前辈那里就能知道。

 

朴影帝助理的位置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要的位置,被这么一个新人给抢走了,肯定有一堆人不满,有的碍于朴影帝的面子不说什么,有的人就非得在小助理面前说点什么才高兴。

 

这不他出去给影帝买杯咖啡的功夫就把他给拦住了。

 

“呦,去买咖啡啊,知不知道朴灿烈最讨厌冰美式了,看来也是个没脑子的,估计马上就要被开除了。”

 

“是呢,阮姐说的没错,看你一脸傻样除了长得好看也没别的优点了。”

 

本着少惹事端的原则边伯贤打算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绕着走,可惜啊两位炮灰非得凑到前面找存在感,此文本着玛丽苏的原则,结果就相当可想而知了。

 

“还想走,我告诉你,你得意不了几天就会被辞的,到时候...”

 

“到时候怎么样啊?”朴灿烈踩着那高级定制的皮鞋走到阮姐面前,“我倒是才知道原来我的人的去留问题是你来决定啊。”

 

一句我的人瞬间让小助理挺直了腰板。

 

阮姐忙认错道歉风一样的逃离了事发现场。

 

朴影帝一回头就看见杵在那儿傻乐的边伯贤,大手照着脑袋就拍,“哎,醒醒吧,别傻乐了,不知道的以为我助理智商有问题呢。”

 

被一巴掌拍回现实的边伯贤哭着一张脸跟在影帝后边,心里默念“影帝真烦人。”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看边伯贤一脸严肃,都暻秀也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但他还是问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事“这是哪儿?”

 

“地狱。”

 

好吧,都暻秀露出了边伯贤非常期待的神色,惊恐慌张又可爱,“我,死了?”

 

边伯贤没说什么只是高深莫测的一笑。

 

金钟仁看不下去边伯贤再这么欺负都暻秀,无奈的开了口,“你没死,是我带你来的,我是地狱使者KAI,这里也是我们的家。’”

 

“我原来也住在这里?”

 

“嗯,你只是不记得了,但是你会想起来的。带你来地狱一来我和边伯贤有事要做,你一个人留在人间我不放心,这里比较安全。二来,在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也要忙。”

 

很显然都暻秀并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消化如此多的信息,听到他也即将有事要做更是接受无能,“我也有任务吗?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金钟仁瞧见他如临大敌的样无奈的摸摸他的小圆寸,啧,手感还挺好,好想亲一亲...

 

“咳嗯,那个,你的任务就是记起一切,这是你的魂玉它会帮助你的。”

 

不知怎么听到记起一切总觉得自己就不再是现在这个有点呆呆的偶尔会冒点坏水的都暻秀了,那种不想被替代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心情,“记起一切,那我还是我吗。”

 

“当然,你永远是我的暻秀。”摸摸傻乎乎的的都暻秀的眉眼,“这一天累了吧,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看着都暻秀的背影,伯贤感叹一声,“等他记起一切,还会是现在这样吗,说不定会躲起来不见你呢。”

 

金钟仁回过神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走吧,去做些准备,地狱深渊不是那么好闯的。”

 

俩人商量好了计划,又做了万全准备,只等着巳日那天深渊打开封印他们就能进去了。

 

深渊从外界是无法打开的,只有进了内部才可以,要不然就只能等每月的巳日深渊会自行打开,想要拿走深渊里的东西并非易事,深渊里布满迷雾容易致幻,更有奇奇怪怪的法阵阻碍前行。

 

但边伯贤这次是报了死的决心去的。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10

轻轻的把都暻秀放在床榻上,生怕吵醒了他。

金钟仁的手指覆在都暻秀的眉心想要抚平那皱着的眉头,看来是在梦中看到了什么不好的记忆。

为什么总是让他受伤呢,这种无法护他周全的无力感从那年失去他一直到现在都让金钟仁难受,还是太弱了。

想要变得更强,想要站在他身前替他遮风挡雨。 

 

梦里的都暻秀身处一片草原,那里遍地都是花,各种各样叫不上来名字,那个最近频繁出现在他梦中的黑衣少年走到他身旁坐了下来,巨大的黑色斗篷罩着他,还是看不清他的面容。

 

可这次不同于以往,黑衣少年拉下帽子露出那张干净俊秀的脸,白嫩的面颊,乌黑圆亮的眸子,这人跟自己竟然一模一样。

 

看见都暻秀吃惊的样子少年微微一笑,“别害怕,我就是你,我就是都暻秀。”

 

什,什么意思?

 

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都暻秀”。

 

“可能你不记得了,你是我的一缕残魂,在百年前的那次事故中我把你分出去保护阿仁。”

 

“阿仁是,金钟仁?”

 

“嗯,他当年还小,不知道这其中利害时间紧迫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他,应该是恨我的。”说到这“都暻秀”垂下头苦涩的笑着,“不过还好有你在,接下来阿仁就拜托你照顾了。”

 

“那你呢?”

 

“都暻秀”没有回答他,只是望着湛蓝的天空发呆,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这里的夜景最好看,不过,你该回去了。”

 

紧接着都暻秀感觉自己脑袋一沉就失去了意识,等再醒来的时候,就是在一个颇有些古色古香很有年代的屋子里。

 

他扶着床沿起身,摸了摸质地柔软的淡青色床幔,这是哪里,金钟仁在哪儿?想到这儿都暻秀不禁失笑,都暻秀啊都暻秀你跟他什么关系,怎么就先想到他了呢。

 

身体还有些乏力他只能扶着墙慢慢走动,推开门,外面是木制的走廊,他所在的是最后一间屋子,于是他顺着长廊往前走,在快到拐角处听到了谈话的声音。

 

那边的人许是发现了他,就没在说话,朝他这边走过来。

一抬头就是对上金钟仁担心的眼神,“阿秀,你怎么起来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

 

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都暻秀也没顾上他过分亲密的称呼,“我没事,就是有些没力气,你放心。”

 

金钟仁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紧紧地扶着都暻秀的肩膀怕他摔倒,“当时快吓死我了,还好现在你没事。”

 

拍拍他扶在肩上的手以示安慰,“我真的没事。”

 

金钟仁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那边的边伯贤打断了。

 

边伯贤早就受不了他俩搁那儿卿卿我我,他都替他俩臊得慌“行了行了,都暻秀那这么娇气,赶紧的,正事要紧!”


狼王大人的小助理

近日,影帝朴灿烈非常不友好的辞退了他的第23任助理,为什么呢?

 

只是单纯的觉得他的颜值配不上自己,带着这样的助理出去了就是掉价啊!

 

于是,高层再一次找到这位毛病贼多的影帝谈话,其实说是高层不过就是他的现任老板兼一个林子长大的损友黑蛇王金钟仁。

 

“干什么又找我,月月找我谈话你不累啊。”朴灿烈进去就大喇喇的往沙发一坐脚还不安分的搭在桌子上抖啊抖。

 

任谁都不会把这人和红毯上彬彬有礼的扶着女星的著名影帝联系起来。

 

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样金钟仁就气不打一处来,“当我乐意跟你谈话啊,看见你的脸我就来气!你给我坐好了,我问你,这个助理又怎么了你把人家辞退了。”

 

“太丑了。”

 

“.…..”

 

嘭!

 

朴灿烈捂着脑袋想要跟金钟仁干仗,谁怕谁,一条蛇而已,当我没扒过你的鳞片啊。

 

金钟仁呵呵了,我还揪过你的毛呢。

 

最后,坐在老板椅上的金钟仁最后一次向朴灿烈妥协,“明天你去亲自公开海选你的助理,这次要是再给我抱怨这抱怨那,我就拔光你的毛把你送到爱丽那里去。”

 

爱丽是他们生长的那片森林的守护神,一直以来都特别喜欢可爱的未成年的小崽儿,他俩在小时候就经常受到她母爱泛滥的荼毒,就算现在他们长大了爱丽还是像以前那样一边蹂躏着他们头,一边喊着“宝宝,我想你们了!”

 

想到这,朴灿烈不禁打了个寒颤,被母爱支配的恐惧简直……

 

第二天,影帝亲选助理的事传遍了公司上下,虽然这份差事不好干,但是能每天看到那样养眼的脸也值了。

 

唉,瞅瞅这帮被脸征服的颜值狗们多没出息!

 

朴灿烈选人那是相当的注重效率,一个小时刷下去一半的人,你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快?

 

看脸啊!只要颜值不够你连这面试的屋子都别想进。

陪着面试的经纪人直抹汗,想说差不多得了,哪儿这么多好看的啊,真长那么好看谁还当助理啊。

 

下面就是经纪人啪啪打脸的时间。

 

一个穿着白色毛衣的少年走了进来,可爱的下垂眼有些紧张地乱转不知道看谁好,手也紧紧地抓着衣角。

 

“别紧张,看着我就好。”

 

略有冷清的声音让他少年镇定了不少,微微羞涩的看着朴灿烈的眼睛,“我叫边伯贤,来应聘助理这个职位,我适应能力很好,耐受性高,一定能胜任这个工作。”

 

显然,过分的紧张,让这个可爱的少年忘记了他准备好的自我介绍,只简短的说了这些。

 

“为什么要来应聘,众所周知这份工作并不简单。”

 

朴灿烈含笑看着他,多情的眸子快要把少年的心偷走。

 

“我,因为我喜欢你。”

 

这个答案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想笑,谁都是因为喜欢朴灿烈来的,一个真实却又不是满分的答案。

 

“很好,你很诚实,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私人助理了。”长腿一迈朴灿烈直接来到边伯贤面前,“走啦,小助理!”

 

“啊?哦。”

 

呆愣的跟上大影帝的脚步,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就如此幸运的被选中了。

 

更没想到的就是直接就被带到了影帝的私人别墅还被识破了身份。

 

影帝到家往沙发一躺脚往桌子上一翘,跟在金钟仁那里没两样,“你是蝴蝶精对吧。”

 

这句话爆炸性的让边伯贤的大脑死机了,怎么知道的呢?

 

看他这样,影帝老开心了,就喜欢欺负傻得,走到边伯贤面前拍拍他的小脸“我可是狼哦,脾气不好就会饿,饿了就会把你吃了的。”

 

果然,听了这句话蝴蝶精更害怕了,一下子躲到了门口,哼哼唧唧的嘴里念叨着什么。

 

影帝吓唬完了他,美不滋的就上楼了,末了还留了句话“我饿了,要吃鲜虾馄饨,洗完澡你要是还没准备好……”

边伯贤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就去给他卖馄饨了,好不容易成精了,我还不想死!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9

金钟仁暂时封住了都暻秀的元神,准备把他带到地狱去,那里会安全一些。

“走吧。”金钟仁回头跟边伯贤说。

“嗯。”

他俩来到学校后面的树林,那里有可以连接两界的桥他们通常叫往生桥,地狱的工作人员通过它来到世间进行工作,这里往往是极阴的地方,会吸引大量游魂。

只是今天的往生桥却异常的冷清,叫人觉得凉意入骨,怕是马上要有什么大动静。

金钟仁和边伯贤都停住了脚步,警惕地观察着四周,最后还是边伯贤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先开了口,“这里都是槐树,怕是养了一群不好对付的,你说说你们地狱非得在这里建什么桥。”

“这又不是我定的规矩有本事你找我们头儿去!”

金钟仁话音刚落,便有爆裂的声音从地上传来,仔细一看竟是一只只手破土而出,扭曲怪异的骨节像是压抑了太久终于重见天日,欢快的舞动着想要抓住金钟仁背上的都暻秀。

可惜在金钟仁眼里这不过是小打小闹,压根没放在心上,只在周身释放了淡淡的紫气,那些手臂就不敢再靠近,而真正的大人物在后面呢。

“出来!”金钟仁对着空中大喊。

“呵呵,钟仁啊,你还是像以前一样遇事爱冲动,过了这几千年也还是没什么长进。”一身白衣,长发飘飘,儒雅的气质怎么看也不像个穷凶极恶之人。

边伯贤偏过头,“他谁啊?”

看到那人出现金钟仁眼睛都红了,紧紧地攥着拳,要不是都暻秀还在背上只怕就要冲上去打一场,“你还敢出现!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那人挥挥扇子,笑到,“那教训是给我的吗,金钟仁,你该想想清楚。否则这次你还要栽跟头,还要再让都暻秀替你死一次!”

听了他的话,金钟仁当即召来勿迟剑,金色剑身呼啸着朝那人飞去,撕碎了他整个人。

他的身体全部垮掉,像卸了气一般,只剩个空壳子,从中还流出些黑乎乎的东西蠕动着,“哈哈哈哈,金钟仁这么多年,你果然没有长进,可惜了都暻秀当年护着你。”

“你!”金钟仁还想上前,边伯贤却拦住了他。

“发什么疯!不过是个替身术,你还看不出来么。都暻秀好像不太对劲,你赶紧放下来看看!”

赶忙把都暻秀放下来,他意识不清,一直说着胡话,金钟仁听不清,心里直着急,“快看看他,边伯贤!”

边伯贤搭上都暻秀的手腕探了探脉搏,取出银针往他的神庭穴刺去,又咬破中指化了一滴血到他眉心,“应该是不小心被他下了咒,想让暻秀记起以前的事,他现在灵台混乱灵魂也有些不稳,应该是那些记忆的影响,他现在还没办法承受那么多的记忆。”

“那怎么办?”

看着金钟仁一脸忧伤的眨巴眼看着自己,边伯贤内心翻涌几次忍耐下来,没有对着金钟仁翻白眼。

“大哥,你能不能不要遇到点事就智商下降,安魂枕啊!你们地狱的东西!”

金钟仁背起都暻秀就走那速度,不是边伯贤腿儿着能跟上的“好,我知道了,我们快走。”

“唉!你等等我,我不会飞!”

丫的,有了媳妇忘了娘!

【开度】引狼入室(变态离我远一点)

作为当红人气歌手都暻秀最近有点小小的烦躁,烦躁的原因是因为一个私生饭。

这个私生饭不想网络上曝光的那些什么进入浴室啊,偷拿东西之类的,而是比这更过分!

他居然每天给自己发色情信息!

什么你的嘴唇笑起来很好看,不知道吻上去是什么感觉!

玛德,你天天说话吃饭嘴巴不碰一块儿,实在不行舔舔你那大嘴唇子不行吗,非得在这里意淫我,有意义吗???

当然,最让都暻秀害怕的还是万一这变态真的找上门了怎么办,小嘟嘟一脸惊恐,看着他家经纪人。

于是,他可爱的经纪人边伯贤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你找一个厉害的保镖贴身保护你,他要是敢来,弄死他!

看着边伯贤一脸你快采纳这个建议的表情,总有一种莫名的担忧。

最后,边伯贤找来了一个保镖,看起来是真不错,古铜色的皮肤,深邃的眼眸,越看越觉得有种别样的性感!

都暻秀简直被他的颜圈饭了,怎么能有这么帅的保镖!

“嗯,挺好的,那个以后我的人身安全就拜托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金钟仁。”

都暻秀微笑,“那我就叫你钟仁了。”

看他笑了,金钟仁也回以微笑,“好啊。”

都暻秀转过身上楼,蹭蹭自己的胳膊,怎么感觉有点瘆得慌?

经过几天的相处,不得不说,边伯贤找的人很好,去机场的时候金钟仁一人就护住了自己,工作忙的时候还会及时送来饭菜,就连睡前都会有一杯暖暖的牛奶。

最重要的是,他总会让自己开心,工作不顺会带自己吃大餐,累了还会给自己按摩,让自己在他的肩上睡觉。

但是,唯一的不足就是,这个保镖对他简直太好了,虽然自己是他的雇主,但也不至于做到这份上吧。

都暻秀正苦苦思索呢,一双冰凉修长的手指贴上了他的脸,“想什么呢,该吃饭了。今天破例有甜点哦!”

“啊!好。”

一抬头不是他的经纪人边伯贤反而是保镖金钟仁,边伯贤那货死哪去了!

都暻秀咬着筷子,犹豫着还是说出来了“钟仁啊,最近那个骚扰我的人也没有出现了,所以…”

“我知道了,您不用再说了。”

他转身走远了,都暻秀看不见一脸阴鸷的金钟仁掏出手机说了什么。

金钟仁走了,在他说完话的当晚,收拾行李一点都不犹豫。

而经纪人边伯贤莫名不见了踪影,只打了个电话让他今晚自己回家。

都暻秀叹气,他是不是太放纵边伯贤了,居然让我这个当红歌手一人开车回来,难道不应该专车接送吗!

从小区车库出来,路上都暻秀感觉有些不对,回头看了看也没什么,大晚上的也没人出来,但他总觉得有什么人在跟着他。

等他掏出钥匙开门,整个人被猛的按在墙上,来人捂住了他的嘴,把他扛在肩上就直奔卧室。

“呜呜!”

“别叫了,一会儿有你叫的时候。”

听到他的声音,都暻秀僵住了,这是一个月一来对他都很温柔的金钟仁,怎么会?

难道因为自己辞退他,他生气报复?

“你,你放我下来,咱们有事好商量,你想接着在我这里干也可以的,别这样啊!”

把都暻秀放到床上,金钟仁欺身压上去,冲着他勾人的一笑,眼底尽是欲望“你以为一直以来骚扰你的人是谁?我,不只是保镖。我要的也不是在你身边干活,我要干的是你!明白吗!”

都暻秀听了这话惊了,整个人呆呆的看着金钟仁。

“别这样看着我了,我都硬了!”

最后,呆呆的都暻秀被恶狼金钟仁给吃掉了。

后来他才想明白,金钟仁一定是和边伯贤串通好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找来的保镖是那个变态,怪不得第一天的时候金钟仁和边伯贤眉来眼去的。

都怪我太天真引狼入室了!

“暻秀啊,你看你忙了一天了,累了吧,我来给你按个摩怎么样?”金钟仁坏笑着倚在浴室门口,刚刚洗过澡的他头发没有干,总有水滴在他的锁骨上。

玛德,这人怎么那么性感!

不,都暻秀你要理智,为了你的明天,让这个变态离你远一点。

然而………

“啊,变态…啊!你轻点!”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8

天天围着他打转的边伯贤让都暻秀有点摸不着头脑,我除了俊俏的外表,傲人的成绩和我优秀的个人魅力到底还有什么能吸引他呢?

还没等他想明白呢,边伯贤大手一拍他脑袋“快点吃,天都快黑了,2分钟之后再不回宿舍,我弄死你!”

嘁,就会这么说,经过几周的相处都暻秀已经完全不怕他了,他这架势都是装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边伯贤一定要在每天太阳落山之前回去,还有他那可怕的作息沾床倒也让都暻秀十分佩服,怎么做到的我也想学学!

哎呀,说起来好久不见那个金钟仁了,没人突然出现在身边还有点儿不习惯。

“唉,伯贤啊,你知道金钟仁吗?”

边伯贤回头看看他,“当然,不过你可得离他远点,他这个人品质恶劣,道德败坏。这里还不太正常。”说着还指指脑袋。

呵呵,看你一脸愤恨就知道在胡说八道。。。

金钟仁不正常你也好不到哪去,一个正常人会去跳楼吗,会对着劝解的人说没事我死不了吗?

跟边伯贤相处了不长的时间大概知道了他和朴灿烈的那些事,只能说人有悲欢离别,月有…呃回归正题反正就是金钟仁和边伯贤都不正常。

人呐还是不能老念叨,刚念叨完人家不正常,人家就出现了。

“边伯贤看你一脸愤恨就知道是在嫉妒我!”金钟仁今天穿了简单的白T给人感觉年轻又富有活力,说白了就是青春的感觉啊,小奶狗什么的简直不要太过分。

不像都暻秀一年四季都一身黑,可偏这一身黑也让他穿的别有风格,仿佛他天生就适合黑色,适合这个包含着一切苦痛悲欢的颜色。

都暻秀一见到他就问出口了“你这两天去哪了?”

“有点事儿,怎么,想我了?”

看金钟仁一脸坏笑就懒得理他,默默给了一个白眼,金钟仁反而上来勾着他的脖子,“放心这几天忙完了就有时间陪阿秀了。”

。。。阿秀你妹啊!!!喊个名字gay里gay气的!

都暻秀戳着金钟仁的脑袋,“能不能好好叫名字了!”

看着金钟仁一边惨叫一边反驳着以前就是这么叫的,边伯贤没义气的偷笑,什么时候也能和灿烈这样呢。

把金钟仁从魔爪上解救出来,给了都暻秀一个眼神让他先回宿舍。

哼,这俩人指不定密谋什么呢,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今天晚上准备好了吗?”

“当然,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看着边伯贤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金钟仁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他“地狱可不是那么好闯的。”

“还是先担心都暻秀吧,今晚你我都不在,万一他出了什么岔子,呵,你不得疯了。”

“谁说咱俩不在的。”

听了这话,边伯贤突然抬起头“难道你要把他带到地狱!”

“那里,本来就是属于他和我的地方。”

阿秀,不知道你有没有想家和我。


【开度】披着白大褂的流氓

陆军医院的高级病房里某位著名陆军上校完全不顾军中一直流传的淡定稳重成熟的形象,对着门口笑的一脸淫荡的医生翻白眼。

“5分钟之前你刚刚来查过房,现在我要休息了,你出去。”

“别呀,你这伤到了胳膊,需要按摩,我这中医世家出来的,一身按摩的好技艺不能浪费了。”医生一脸贱笑的就往他床边蹭。

我呸,想吃我豆腐就直说,还按摩,披着白大褂的流氓。

所以,腿还完好的上校大人一脚给他踹下去了,瞪着大眼睛告诉流氓医生敢过来踢死你。

说到流氓医生和上校大人的相识那还真是很有趣。

当时上校大人身受三处枪伤虽然都不致命,但大量出血,急急忙忙送到了医院,院长一看是军队里的宝贝上校,就指名道姓让金钟仁去手术。

金钟仁年纪轻轻的却是海外归来的高手,手术成功率高,而且技术好,这几年很多高难度的手术大部分都是他主刀。家里又是中医世家,在医院里更是混的如鱼得水。

只不过,他这人就是不着调,简单的手术不做,而且每天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让院里很多老医生看了都忍不住说他两句,他打个哈哈就混过去了,毕竟这孩子很优秀他们也没法再多说什么。

金钟仁一看取个子弹的小手术根本没必要让他去,他还想多睡会儿呢。

就是不去,看着流血不止的都暻秀一点没有同情心,可是当上校大人晕晕乎乎的睁开眼虚弱的说不用你时,金钟仁想那我还就要给你做了。

看着上校大人那俊秀的小脸,流氓医生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奈何都暻秀也不是吃素的军队里的兵们都怕他,更何况一个医生呢。

于是,都暻秀刚醒就给了金钟仁一个下马威。

金钟仁正给他检查身体,趁着别人看不到,手在上校大人的肌肤上流连忘返,又摸又掐的。

都暻秀本来脸皮就薄,见他这样,根本忍不下去,照着流氓医生肚子就来了一拳。

“你这样的流氓也配当医生!”

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拆穿他的小心思,金钟仁面子上也有点过不去。

收了东西就要走,最后还是被都暻秀一个冷哼给激回来了,并在内心暗暗发誓不把你搞到手我金钟仁的名字倒过来写!

然后就出现了金钟仁每天的骚扰式查房,对着都暻秀上下其手,还美名其曰检查的彻底。

都暻秀也懒得跟他计较了大老爷们被吃几口豆腐而已算不了什么。

可来探病的朴灿烈和他家小娇夫边伯贤持完全相反的态度,再怎么剽悍你也是个omega。

于是他俩被上校大人友好的“请”出去了。

omega怎么了,军队里这么多alpha不还是打不过我!

可惜他把流氓医生想得太简单了,他可是以流氓为前提的医生。

出院前一天都暻秀在楼底下散步逗鸟,正好碰上一个发了情的alpha,本来军队里这样的事见多了,都暻秀想着绕道走开就完了,结果对面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冲上来抱着他就不撒手了,他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无果后,果断的使出了过肩摔。

看着地上的alpha,上校大人转身就走,没想到被美色诱惑的发情中的alpha根本没有理智,全然忘了怎么摔得,又从背后抱了上去还好死不死的摸了摸“小暻秀”!

觉得被深深地侮辱了的上校大人腾地一下怒火中烧,想要狠狠地教训他,但却被流氓医生打断了。

绝对的信息素压制,金钟仁一把抱起了都暻秀,蔑视的看着那个alpha,“看清楚,他是老子的人!”

好像是受到了金钟仁信息素的影响,他感觉自己好像醉了,身体有点热。

“你,是什么味道的?”

听到他这句话,金钟仁性感的坏笑,“怎么,醉了吗?”

大眼睛有点晕乎乎的看着金钟仁,懵懵的点点头,“嗯,好像是。”

看到怀里的上校这幅样子,金钟仁忍不住低头深吻。

“喜欢吗?”

还是点点头。

最后某流氓医生接着信息素的便利成功把上校大人嘿嘿嘿了!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7

等他回到宿舍,边伯贤已经不见了,他累得要死躺倒在床上直接就睡了。

又做梦了,还是那个一身玄衣身披斗篷的男人,还是看不清他的脸。

只见他伸出了手,对着那个瘦小的浑身血污脏兮兮的孩子说,愿意跟我走吗?

那孩子点了点头,乌黑的眼眸里是男人的身影,男人就是他的救赎。

男人带着那个孩子,两人说说笑笑,那个孩子很开心,还摘了河边的花做了个花环戴在男人的头上。

男人也笑了,应该是笑了吧,笼罩在帽子阴影下的脸模糊不清。

下一瞬,温馨的画面转换,都暻秀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冬日的冰河中,河水冷的刺骨。有什么东西在拉扯自己,把自己往河水更深处拖,他挣扎着水里的东西就更用力了,他以为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却听见了一个声音。

“他也是你们能碰的。”

这是,谁的声音?

身上一直挣脱不掉的力量一下子消失,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往上游了,要不就这样吧。

可一双手拖住了他,“别怕,我在。”

就这样他脱离了那可怕的冰潭,整个人都温温热热的。

“睡吧。”

那人的话好像有魔力一样,催着他沉沉的睡了。

金钟仁抱着都暻秀看他睡去才算安心,现在可以好好收拾那些不长眼的东西了。

开启灵域,属于他的死神之剑被召唤出来,握着它,就算千军万马也无所畏惧。

本来就是一些不入流的小鬼找麻烦,金钟仁知道他们背后的人别有用心,“告诉你们的主子,别碰我的人!他想要什么东西我知道,让他亲自来见我。”

“是我。”

边伯贤从楼梯间慢慢走出来,一脸淡然。

“朴灿烈要是知道你这样做他会后悔救了你。”

提到他边伯贤的脸上才有一丝表情,“闭嘴!你懂什么,只有这样他才能回来。”

金钟仁心底冷笑,“你想要都暻秀的魂,我知道,但你知道这个方法并不保险,万一失败了你连他最后一缕都见不到。”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

“我知道朴灿烈的魂玉在哪里,用他的魂玉来养他的魂。”

边伯贤打量着金钟仁的表情觉得他没什么理由能骗自己,就算最后失败了也有都暻秀给自己垫背,“你的条件。”

“除你之外还有人想要他的魂,我不能随时随地在他身边,你的能力很强而且朴灿烈的三魂也在你身上,我要你保住都暻秀。”

“成交。”

睡得正香的都暻秀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正打他灵魂的主意,只能说傻人有傻福吧。

转天开始都暻秀的身边多了一个人形挂件边伯贤,他走到哪边伯贤跟到哪,问他,他就说你不必知道。

都暻秀心想难道边伯贤觉得自己对他太好了很感动所以看上自己了???

这么一想脑洞就止不住了,思来想去一天,在吃晚饭的时候对着正喝汤的边伯贤来了一句“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做朋友更好。”

最后,被边伯贤喷了一脸老母鸡汤和一句冷酷又无情的话,“你想的可真多,我怎么可能看上你。”

都暻秀无奈,心里的小本本给边伯贤记上了一笔。

【开度】我们相遇的奇迹 6

地狱使者开×学生度


说都暻秀没被边伯贤气着是假的,任谁掏心掏肺的对别
人好,别人回给你一个白眼,你都得生气。

可是等他回到宿舍看见窝在床上委屈样的边伯贤就什么气都没了,想着他一天没出屋,怕他饿着巴巴的下楼给他买饭。

你以为都暻秀对他这么好是爱上他了,哼,只是单纯的同情心泛滥了。

说到底,边伯贤也只是一个为爱所困的孩子,他又做错了什么呢。明明个子不高,却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就算受了伤也只是一个人默默的缩成一团舔着伤口。

拎着一碗粥正同情边伯贤呢,下一秒,就只想心疼自己。

某见了很多次但现在只知道名字的金钟仁,从背后给了他一个拥抱,注意是能勒死人的那种。

“你放开。”

金钟仁不动。

“我再说一遍放开!”

行,还不松手是吧,告诉你,我都暻秀长这么大练就一身本领,最能拿出手的就是任何东西在我手上都能成为武器!!!

“啊!好疼!”可怜巴巴的捂着脑袋,用着以前他最得都暻秀欢心的声音跟都暻秀求安慰。

“你干什么,突然就过来抱住我,粥差点洒了。”

很好,都暻秀现在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了。

“可是我想你了,我怕你又不要我。”

看着对方很熟练的对自己撒娇,怎么说,他其实还是有点开心的。

但你之前那么man的出场,让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强硬派来着,现在这又是闹哪样?

“我。。。我们其实今天早上才见过吧,而且,我什么时候要过你?”

“我就知道,你忘了,可还好我没忘。”金钟仁的手在身侧垂着,夕阳下的笑容带着些许的疲惫,但他还是打起精神“以后会慢慢讲给你听关于你我的从前,现在我们只要牵手就足够了。”

牵起都暻秀的手,重新回到他的身边,这感觉真好。

都暻秀表示这进展也太快了吧,却并没有松开“你吃饭了吗。”

“没有,怎么了嘟嘟?”

“带你去吃饭。”都暻秀转个身准备上楼“我先把伯贤的粥送过去,你在这里等我。”

听到这个名字,金钟仁深色一沉,边伯贤么。

因为一顿饭都暻秀认清了金钟仁对油炸物品的喜好程度,只要是炸过的他都有好感,尤其以炸鸡为首。

都暻秀惊恐的看着他吃完了一整只炸鸡,“你测过血糖血脂吗?”

“那是什么?”好奇宝宝金钟仁看着都暻秀脸上写满了我不知道。

“没事儿,你这么吃对身体不好,你父母没跟你说过?”

放下手里的鸡骨头舔舔手指,金钟仁垂下眼,微长的头发让都暻秀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没有父母。”

这样吗,怪不得总是穿着这一身衣服,怪不得总是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都暻秀从这刻开始就决定一定要对金钟仁好,让他不受委屈。

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对面的大男孩就展开大大的笑容“可是我有你啊暻秀,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

都暻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他希望对面的人能一直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