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 Season

高三狗,作业还没写,怎么办。

好久不见(又名前男友回来了)2

前文

男人牵着狗,和方博相遇了。

方博一看到他就停住了脚步,倒是男人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朝方博走过去。

“好久不见。”

高考攒人品!

-----------------------------------------------------------

“许,昕。”方博呆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真没想到有一天还能见到他。“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方博儿,你把口水养的挺好啊,看它都胖了。”

“它不胖,你那么久没见它,它是长大了!”此话一出方博就后悔了。

许昕也没想到,方博脱口而出是这句话。

是他的错,是他对不起方博,“是我离开了太久,现在我回来了,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那个,口水说好要去和萨摩耶玩的,不去它不高兴,我先走了。”

说着傻子都不信的话,方博一把拽过牵引绳头也不回的跑了。

没跑多远,二哈说什么也不走了。

方博拽它,它就躺在地上装死。

“你干什么,疯了你了,见了他就忘了我!有了新欢忘旧爱!那你找他去啊,看他要不要你!”

二哈一天被他骂两通,委屈的不行,冲着方博就来了一个超音波。

方博看他这熊样就来气,推开他的脑袋,“滚滚滚,爷不伺候了,找你的新欢去吧!”

说让口水滚,却也没真撒手,毕竟养了这么多年,总不能因为一个前男友就把口水扔了,虽然口水是许昕买回来的。

口水也是个狗精,一下子就扑倒方博,趴在他身上摇尾巴求亲亲。

方博嫌弃的摸了摸狗头,“哎,你好烦哦,走走走,回家。”

这一晚上,方博可是没睡好觉,心里无限YY他和许昕接下来的发展,答应了之后要怎么办呢?

等等,为什么要答应他,妈的,抛弃老子去国外的时候,可什么都没说。现在一句话就想让我跟他好,没门!

可是,看他的表情,也很可怜啊。

啊啊啊!天哪,不能再想了,睡觉睡觉。明天还得上班呢。

于是,辗转反侧了一晚上的方博,早晨起来那是虚的不行不行的。

“啊!感觉身体被掏空啊!”

出门。

靠,许昕!

一定是我出门的方式不对,再来一次。

呵呵呵,方博你是不是有病。

“早。”

从他口中听到了久违的那句早安,方博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你脸色不太好,我送你吧。”

“额,不用,我公司挺近的,我自己去就行。”

两个人挤上拥挤的电梯,面对面,方博低下了头。

许昕看着他头顶上的几根小呆毛,没由来的心情好。

方博本以为许昕要开车的,没想到他却跟自己一起去挤地铁了。

早上是地铁高峰期,人多的要命,平时方博挨挤习惯了,今天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抬起头一看,许昕一手撑着门,一边用身子挡着,硬是给他营造了不小的空间。

“谢,谢谢啊。”

看着方博这不好意思的样儿,许昕笑了,“没事,应该的。”

听到这句话,方博脑神经啪的一下断线了,什么应该的,作为男朋友还是什么?

唉,不对不对,是前男友啊!

不行不行,方博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但许昕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被许昕一句话撩的不行不行的方博,神游了一整天。

一直到下班坐上许昕的车才稍微反应过来。

“你,不是坐地铁来的吗?”

“哦,刚回国,还有一些事没打理完,公司那边就多给了点时间。”

果然,海龟都是爷,这样都行。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做。”

“来,我家吗?”

“嗯。”

“我吃什么都行。”方博笑了笑,这人,跟以前一样,干啥也不打个招呼。就连分手也是,说走就走,连句话都没留。

哎,许昕的手艺比以前更好了。

果然嘛,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许昕这招不错,自己简直拜倒在他的厨艺之下了!

可还是不能,那么轻易的原谅他!

方博在厨房刷着碗,客厅里,口水和它爹一狗一人玩的挺嗨。

突然,屋里的灯全灭了,被黑暗笼罩的屋子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厨房的水声还在响,可方博却呆住了,他害怕。

“方博!方博!”许昕摸黑过来,抱住他,抱住那个小傻子。

“没事吧?”

怀里的人摇摇头,“我早就不怕了,从你走的那天就不怕了。”

许昕笑了,这小傻子说什么呢,下一秒爷就让你破功。

“可能是跳闸了,我去看看。”说着放开了环抱的手,打算出去。

可怀里的人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

“别走,求你别走。”染上了一丝哭腔,方博死死的抱住他。

“上次你走,就好几年没有回来,这次你走了,说不定就再也不回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再也不会了。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方博,现在的我有能力养你了,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了。”

“那也不行,你就是不能放开我!”

许昕哭笑不得,看来那年的不辞而别伤到他了,可现在,他只是想拉个闸而已啊!

“乖别闹,我就是去看看闸门。”

“那我跟你一起去。”

。。。

许昕就这样拖着一个等身、等重量的人形挂件,来拉闸。

拉闸的一瞬间,电力恢复了供应。

方博抱着许昕,闷闷的来了一句“原谅你了。”

于是,在口水的见证下他俩重修旧好,又在一起撒狗粮了。


高考攒人品!

好久不见(又名前男友回来了)

方博牵着口水出去遛弯儿,一回来正好赶上电梯,这还没等他高兴呢,里面一个男人走出来,口水一见着他就往人身上扑,拉都拉不住。

“汪汪!”口水冲着那人大喊大叫。

方博怕人投诉,赶紧拽回来摁了关门,顺带说了句抱歉。

回到家方博就对口水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

“口水啊,我跟你说了多少遍,见到陌生人不准往人身上扑,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二哈跟他顶嘴,冲着他叫了几声。

方博见它这样一点也没客气,上去就推它头,“干啥玩意儿,要造反啊你,今天我是在这了,我要是没拉着你,你是不是就跟别人跑啦,啊?”

又数落,又教育的,二哈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就是一通吼。

“嗷呜~嗷嗷嗷嗷~嗷呜~”

方博捂着耳朵,那脚顶它,“祖宗啊,你可别喊了,回来人投诉了,到时候人把你牵走我看你怎么办!”

二哈不叫了,一口咬住方博的脚。

“咦,你个智障!给我放开!”

这边人狗大战正进行着,与此同时,刚刚被二哈扑的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宠溺的笑了笑。

晚饭后,方博牵着口水出来遛弯,这是他和口水最喜欢的一项活动。

口水和方博走着,突然口水就奋力想要挣开绳子,方博放下手机一看,原来是师兄和龙哥。

口水见了他俩,闹腾的不行,一会儿扒扒马龙的腿,一会儿冲张继科摇摇尾巴。

“正要去找你呢,博儿啊,有件事我和继科想跟你说。”

“说呗,正好口水想多玩会儿呢。”

马龙欲言又止,让方博觉得奇怪,怎么了难道我裤子没拉拉锁?

他低头看了一眼裤子,嗯还好,裤门关的严严实实的。

马龙戳了戳张继科打算让他说,张继科看了自家媳妇一眼,哎真是,怕什么,就方博那个跟长城一样长的脑回路根本用不着担心。

“方博,许昕回来了。”

一下子,方博浑身脱力,一直攥在手心的牵引绳也松开了。

等到他终于回过神,才想起绳子不见了。

他和马龙还有师兄分头去找,方博去了花园,又去了假山,都没看到口水。

他越来越慌了,口水绝对不能丢,那是他和许昕仅剩的一点联系了。

那头方博着急忙慌的找着狗,这边狗就跟着别人跑了。

口水拖着牵引绳绕着小区边撒欢地跑,遇上几只混得熟的狗就去逗愣逗愣。

然后,口水面前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一见到他,口水就疯狂的跳到他身上。

男人接住它,也亲切的摸着它的毛,揉揉它的脑袋。

口水兴奋的开始流口水了,不仅如此,还往男人脸上舔,完了就放开男人,回头去叼自己的牵引绳。

口水叼着牵引绳,把它交给男人。

“怎么,让我拿着啊。”男人接过绳子,攥在手里,又揉了揉二哈的头,“真乖。”

男人牵着狗,和方博相遇了。

方博一看到他就停住了脚步,倒是男人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朝方博走过去。

“好久不见。”






高考攒人品!!!


果然,小学水平的文笔已经无法吸引你们了吗😖😖😖

要哭死了,😭😭😭

厚脸皮的求赞!!!

四月恋歌

学生昕×麻雀博,ooc有。一发完,he。

四月,树上的叶子嫩绿的,清晨的阳光打在上面,和许多小说里唯美的场景一样。

只是许昕来不及欣赏那么多,他发现学校存车处的角落里有一只小小的麻雀。

它一喘一喘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许昕蹲下来,看着它,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对于这个微小的生命,他很无措。

他想拿起它,把它送到医院去,可又怕把握不好力量造成二次伤害。

最后,犹豫了半天,他伸出手指戳了戳小麻雀的翅膀。

可怜的麻雀一下子收回翅膀。

许昕有了判断,看来是摔断了翅膀。

他捧起麻雀准备送到宠物医院,一回头是他的同学。

“你最好把他放下,这个季节最容易传播禽流感。”

其他几个同学也都点了点头。

在几个人的注视下他把麻雀放了回去。

整整一个早自习他都没有安心听讲,他怕那只麻雀被什么人扔出去。

于是,下课铃一打他就拿着一瓶矿泉水冲到存车处。

还好,许昕长舒了一口气,它还在。

他把水倒在瓶盖里,凑到麻雀的嘴边希望它能喝一点。

然而,麻雀只是虚弱的抬了抬眼皮,湿漉漉的眼睛无不透露出它的痛苦与无助。

许昕想,放学就把它带回家去。

可等到放学那只麻雀已经不见了踪影。

难道是麻雀死了被人丢到了垃圾桶!

他跑去每一个垃圾桶,伸头仔细搜索,希望能看到那只可爱的麻雀。

但都没有,也许,是它能飞了,又或许有什么别的好心人把它带走了。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许昕并不想回家,那个没有一点人情味的家让他厌烦。

要是那只麻雀还在就好了,这样自己就不孤单了。

清晨,许昕被一阵哒哒哒哒的声音吵醒了,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只小麻雀,打开窗,它飞了进来,还往桌子上扔了一只小虫子。

他立刻就知道了,应该是那只摔断了翅膀的,没想到它真的没死。

许昕哭笑不得,他的指头轻轻摩擦麻雀的小脑袋,“我啊,不吃虫子。”

麻雀歪了歪脑袋,像是在思考,又飞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麻雀又在哒哒哒的敲窗户,这一次它带来的不是虫子了,是一小块碎玻璃。

“怎么给我这个?”许昕拿起碎玻璃准备扔掉却看见因破碎而有多个切面的玻璃在阳光下发出光芒。

许昕笑了,“谢谢你。”

他和麻雀每天一来一往,日子长了许昕就不再关窗户了,他还会给小麻雀准备一瓶盖的水和小米。

因为它的到来,许昕觉得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的寂寞都变得不习惯了。

窗外雷声轰鸣,为这个雨夜增加了一丝不平静,瓢泼大雨有些顺着窗子就进来了。

许昕把窗户关上,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睡了。

寒冷的雨夜,一切都被雷声掩盖。

雨过天晴,雨洗过的天就是那么干净透亮,许昕打开窗户,却看见,不该属于这美好画面的一角。

它死了,被打湿的羽毛到现在都没有干。

许昕哭了,为了这种事,他自己都有点瞧不起自己,不过一只麻雀而已,许昕你至于吗。

他把麻雀埋在了楼下花园里。

现在,他又要重新拾起那久违了的寂寞感。

咚咚咚,咚咚咚!

许昕忙下床开门。

门口一个大眼睛男孩灿烂的笑着说“你好,我是方博,那只小麻雀!”

食色性也

方博,别人说他色,确实!

他本人也承认这一点,不过,他说他不是一般的色。

他认为他色的有标准,有档次,有底线!

其实,说白了,就是他只对许昕一个人色。

没办法啊。


色色的日常 1

方博下班早,所以,他自己主动承担了做饭的职责。

当许昕下班来到厨房,默默地抱住方博,突然的把他转向墙按住!

方博就看着许昕的嘴唇慢慢的凑过来,他闭上了眼。

等了半天,许昕才说,我可以吻你吗?

方博翻了个白眼拉着许昕的领带就吻了上去。

心里还默默地念叨着,老子等你那么半天了都不亲我,个二傻子!



要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许昕能和方博在一起是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也色了!

色色的日常  2

方博出去聚会,好晚才回来。刚一进门就看到许昕搁那儿凹造型。

“你干啥玩意儿呢?”

“等你!等你回来陪我洗澡。”

方博又翻了个白眼,心说我还不知道你。

“切。用屁股想就知道你想干什么。”

“我就喜欢你这个会为我着想的屁股!”

方博对许昕真的是无力招架,尤其是他用着一副极慵懒的嗓音说我想要你的时候,尤其是修长的手指在身上游走的时候。

许昕对方博也是无法抵挡,尤其是他用着一副软软的嗓音说着我想要的时候,尤其是用小鹿般的眼睛在与他对视的时候。

【獒龙】男孩与野兽

童话系列


很久以前,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堡里住着一位骄纵、自私并且极度自恋的王子张继科。

一个寒冷的冬夜,城堡里来了一位乞丐老婆婆,她献给张继科一枝红玫瑰,请求张继科让她避避风寒。张继科见她长得又丑又怪,不能与高贵的他同住,便要赶她走。乞丐老婆婆对张继科说:“你会为你的自恋付出代价的!”但王张继科还是不肯让她留下。

这时,乞丐老婆婆忽然变了,变成一位俊美的少年,他有着凌厉的眼神和与张继科不相上下的暴脾气,他就是陈玘!

为了惩罚王子,他实施魔法将张继科变成了丑陋的野兽,又将他的仆人们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器皿。张继科觉得这样的自己太对不起观众了,呃,对不起子民了。

于是,张继科就把自己关在城堡里,只能通过一面魔镜看到外面的世界。

陈玘把玫瑰花留给了他。这朵玫瑰花只能盛开到他21岁生日。如果他在玫瑰凋谢前学会爱别人,同时也能得到对方的爱,魔法就能破除;否则,他永远不能恢复人形!

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了……

在城堡附近的村子里,有位聪明、善良的男孩,名叫马龙。他平时除了为爸爸秦志戬染头发以外,最喜欢的就是读书。

同村有位强壮的年轻猎人,名叫噜噜啦,他深深地被马龙吸引。

一天下午,噜噜啦在书店前遇见了马龙。他劝说马龙不要读那么多的书,应该好好关心他。

噜噜啦总是向村里人吹嘘他就要和马龙结婚了。其实,马龙对自大而无知的噜噜啦没有一点好感。

马龙回到家,发现爸爸正在激动地摆弄着他新发明的机器。明天他就要带着这台新机器参加发明展览会了。

秦志戬摸摸灰白的头发说:“如果我赢得大奖,我们就再也不愁吃穿了!”他把机器装上马车,然后驾着马儿费立上路了。

马龙大喊:“老爸加油!”

夜里,秦志戬和费立在黑漆漆的森林里迷路了。秦志戬沮丧地说:“我们天亮前赶不到展览会了。”更可怕的是,他们受到了一群野狼的攻击,费立受惊慌乱地跑回村子。

秦志戬拼命逃脱了狼群的追击,来到一座阴森森的城堡面前。城堡的大门敞开着。他冲了进去,哐当一声关上大门。野狼在门外疯狂地嚎叫着。

在这座令人毛骨悚然的古堡里,秦志戬惊讶地发现每件器皿都会说话!

温文尔雅的蜡烛台许昕说:“你能活着到这里真令人难以相信!”胆小的闹钟方博说:“嘘!安静点!别把主人吵醒了!”
许昕对秦志戬说:“过来休息一下吧!”秦志戬精疲力尽地倒在沙发上。

周雨说:“你要喝茶吗?”小茶杯小胖赶紧凑过来。“不行,主人会发现的!”方博大叫。周雨说:“嘿!你才应该小声点!”然后,他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好茶给秦志戬。

秦志戬刚端起茶杯,突然,餐厅的门被撞开了,一只可怕的野兽出现在秦志戬面前。他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尖的牙齿,怒吼着向秦志戬冲了过来。

野兽吼着:“你在这里干什么?”不容秦志戬辩解,野兽就下令把他关进了牢房。

此时,在村子里,噜噜啦正缠着马龙答应与他在一起。
可是马龙再一次抽飞了,并下了逐客令。

噜噜啦走后不久,费立飞奔到马龙的屋前。马龙吃惊地问:“怎么回事?老爸呢?”费立冲着秦志戬出事的地方长嘶,马龙明白父亲出事了。他立即跳上马,费立带着

马龙又飞奔而去。

费立把马龙带进森林里。马龙在浓雾中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城堡的大门,他怕黑,他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

正当马龙在城堡里寻找父亲时,被小茶杯小胖发现了。

小胖兴奋地跑去告诉他的蓝朋友周雨:“雨哥!又有个人来了还是个男的!”不一会儿,所有的器皿都看到了马龙。他们认定他就是破除魔法的男孩。

不久,马龙发现了关在牢房里的秦志戬,他大声地喊:“老爸!你咋跑到这来了!”此时,有个巨大的阴影罩在了马龙的身上,他回过头来,正好撞上了野兽。马龙吓得大叫起来。

马龙为了换取父亲的自由,决定留下作野兽的犯人。秦志戬心碎地离开了城堡,他的头上又多了些白头发。野兽带着马龙来到他的房间。张继科告诉马龙:“除了我住的房间,你可以在城堡里自由走动。”

城堡中的器皿仆人都异常兴奋,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张继科和马龙相爱,魔法就会破除,他们就能恢复人形了!

晚餐前马龙房里的衣柜说:“让我们想想,晚餐时你该穿什么衣服吧!”马龙大叫:“我拒绝,看看你们给张继科穿的衣服,太丑了!”

一回到村子里,秦志戬就跑到当地的酒馆,将张继科和马龙的事情告诉了乡亲们。可没有人相信他,大家都认为他是个疯老头。

噜噜啦也在酒馆里,他心里琢磨:“嗯……大家都认为这老头不正常,这倒让我想起一个逼马龙嫁给我的好主意!”

在城堡里,夜深了,马龙觉得肚子好饿。城堡里的器皿为他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晚餐后,他在城堡里散步,好奇地进入了张继科的房间。

张继科回来后正好撞见马龙在他房间里,他发疯似地大吼:“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马龙吓坏了,心想难道他怕我看到他的衣柜里的荧光色衣服?

他冲出城堡,跑进黑漆漆的森林里。野狼发现了马龙,又开始向他进攻。

幸好张继科及时赶到,他勇敢地冲向狼群,打得野狼纷纷逃入森林。马龙得救了。

为了救马龙,张继科受了伤。马龙感激地说:“虽然你衣品不好,但你救了我,我扶你回去。”

马龙照顾着张继科,他们彼此原谅了对方。

张继科带着马龙参观书房,马龙则常常念书给他听;告诉他用餐的礼仪;教他跳舞;最让马龙骄傲的是他成功的纠正了张继科对于衣服颜色认知的错误。

渐渐地,张继科变得文雅了,马龙对他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张继科把魔镜拿给马龙看,并告诉他,用这个魔镜可以看到任何你想看到的事物。马龙要求看看父亲,在魔镜中他看到头发花白并且病重的父亲在森林里四处找他。

马龙哭了,他喊着:“我要去找我老爸,给他染头发!”张继科舍不得马龙走,但是他爱马龙,为了他不再伤心,张继科宁愿看着那朵玫瑰枯萎。他忍着悲痛说:“你要走就走吧。”

张继科把魔镜交给马龙,让马龙常常看看他。马龙依靠魔镜找到父亲后,把他带回了家。

噜噜啦带着一群村民来到马龙家,他低声威胁马龙:“如果你不嫁给我,我就告诉大家你爸爸是个疯子,他乱说什么野兽,这样他就会被关起来!”

马龙说:“我爸爸没疯,的确有野兽。你也休想让我嫁给你!”

噜噜啦立刻告诉大家秦志戬说谎了,但是马龙把魔镜拿了出来,让大家亲眼看到了野兽。所有的村民都喊着:“真的有野兽!”噜噜啦又恶狠狠地说:“他很危险!他会吃了你们的小孩!跟我走!杀死他!”然后,加噜噜啦把马龙和秦志戬关在地窖里,带领村民去杀野兽了。

小茶杯小胖在马龙离开的城堡时偷偷躲在马龙的口袋里一起跑出了城堡。这时,它爬到地窖外,用秦志戬发明的机器救出了父子俩。马龙把小胖从机器里拉出来。然后,他和秦志戬跳上马背,前往城堡帮助张继科。

马龙到达城堡时,看见城堡的屋顶上,张继科正和噜噜啦厮打在一起。

噜噜啦哀求着:“请别伤害我!”

当张继科看见马龙时,立刻想起马龙教导他要和善、仁慈,就松开了噜噜啦。但是狡猾的噜噜啦趁机抽出一把刀,刺向张继科的后背。

正当张继科痛苦地哀嚎时,噜噜啦失足从屋顶上摔了下去。

眼看着玫瑰的最后一片花瓣就要掉来了。马龙抱住受伤的野兽深情地说:“你不要死,我爱你!”马龙的话音未落,魔法奇迹般地解除了!

受伤的野兽又变回为英俊的王子。城堡里所有的器皿也都恢复了人形。

马龙和张继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予取予求 2

ABO,ooc有。




方博本以为能安心的等到周雨出狱,可屋漏偏逢连夜雨,监狱里传来消息,周雨失手杀了一个alpha。

他肯定是不信的,周雨是个omega不说,就算他有想杀alpha的心在体能上他也不可能打得过他们。

他来到了监狱没能如愿见到周雨,却见到了樊振东。

“让我见周雨!”

樊振东面无表情的回答他,“不行。”

方博拍着桌子,“凭什么?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alpha,我要见周雨,我不信他会杀人,更何况是一个alpha,我不信!”

樊振东冷哼一声,“你与其在这里跟我大喊大叫倒不如去求一求许昕。”

“你知道?”方博瞪大了眼,按理说樊振东可以怀疑自己和某些人进行交易,但他不应该这样毫不犹豫的说出许昕的名字。

“我知不知道无所谓,关键是周雨,如果你慢了那他的命…”

“我知道了。”

走出监狱方博就明白了,关于周雨杀人的事一定是有阴谋的,为的就是让自己去求许昕。

许昕,你可以,算你狠。




接待完方博,樊振东来到他的私人休息室,自从周雨“杀了alpha”之后就被安排到这里。

“方博对你可真是不离不弃啊。”

周雨听到方博一骨碌从床上起来,“你见到方博了?他跟你说什么了,你快告诉我!”

被周雨抓住衣领的樊振东也不生气,按着他的脑袋向下,“想知道他怎么样,先把我伺候舒服了。”

已经熟悉了,熟悉怎么让樊振东舒服。

然而他却在樊振东情正浓时提了方博。

樊振东最烦周雨的就是他总想着方博,自己在他心里永远比方博低一位。

他掐着周雨的脖子,身体也更加用力,“方博?他现在应该和你一样被别人上!”



然而事情却不如樊振东所料,方博确实想被人上,奈何“人”根本没给那个机会。

是的,他找不到许昕,许昕工作的地方没有他,私人别墅也不见他人。

他在有意的躲避自己,他想让自己知道没了他,周雨的命就有危险。

他做到了,自己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他只能等,等到许昕愿意见到他。

于是方博就在许昕的别墅门口待了三天。

这是第三天晚上了,三天的不吃不喝加上大雨的洗礼,方博有些熬不住了。

他就期盼着许昕能可怜他,出来见他,给他个机会求他。

可惜到了后半夜许昕都没出来。

方博觉得自己晕乎乎的,在雨中也不觉得冷,像是到了发情期。

方博发情了,人们都说雨夜可以冲刷一切,可方博信息素的味道却像是融进了雨里。

最后,车里的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打着伞把他抱进了别墅。

恍惚中,方博看到了许昕的脸,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他死死的抓着许昕的手不让他走。

“哈啊,求你,求你别走,帮我。”

许昕看着满面潮红的方博,委委屈屈的哀求着,他笑了,“如你所愿!”

发情期的omega,妩媚缠人,许昕想要是平时方博也能这样就好了。

他吩咐下去,让他们澄清周雨杀alpha的事,并且拿出证据证明最开始的案子是几个alpha所为并嫁祸给周雨的。

他还安排了周雨来到别墅,他知道这是方博想看见的。

他已经让方博知道了自己的重要性,下面就是让他知道自己是真的爱他。

当方博醒来看到周雨时,许昕已经和樊振东在后花园喝下午茶了。

“事情总算结束了,许昕,下次不准在把周雨置于这么危险的境地了。”

许昕冲他笑笑,“我这也是在帮你啊,周雨对你明显已经有了依赖性了。”

樊振东没好气的哼一声,“我还谢谢你了!”

予取予求

ABO,ooc有。

方博和周雨都是omega,他们手无缚鸡之力却被那些永远高高在上的alpha诬陷为杀人犯。

对于这个omega永远在底层被人欺压的社会,方博和周雨真的很无力。但现在不是抱怨这个社会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让周雨能打赢官司不被送入监狱。

“博儿,这场官司肯定是打不赢的,别想了。只是我进去之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被那些可恶的alpha骗了,找个可靠的beta。实在不行就找个alpha,虽然他们残暴,但至少还能给你一个安身的地方。”

方博听了他这话眼眶泛红,“你说什么呢,我一定,一定不会让你进监狱的。说好了,我们一起的,就算我救不了你,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说完方博就接着整理出庭要用的材料。

周雨把材料推开,“方博!听我的话,好吗?”

方博看着他,良久,点了点头。


结果出来了。

方博咬着下唇,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周雨还是被带走了。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那些可恶的alpha,不会让他们赢的。只是因为他和周雨没有向他们屈服,他们就疯狂的报复。先是诬陷他们杀人,再是让周雨入狱,估计过不多久自己也要被他们…

还有监狱里那些alpha一定不会放过周雨的,要保证周雨在监狱里的日子好过一点就只有…

“终于考虑清楚了吗,为你的同伴献身。”沙发上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大张双臂好像迎接这个走投无路的omega。

“你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只要你能答应我的要求。”

“求人呢就要有求人的态度。”沙发上的人一脸玩味的看着方博。

“许昕!你别太过分!”方博努力的克制着离开这里的冲动。

许昕听了他这话故作惊讶的笑了,“我过分?”

他走到方博身边,“想想周雨,如果你不求我,他在监狱里就会有比这更过分的对待。”

方博攥了攥拳,松开,手指解开一颗颗纽扣,露出白皙的胸。.膛,拉着许昕的手,“求你!”

许昕满意的笑着一把抱起方博,“如你所愿。”

许昕无休止的索/取/让方博几度晕厥,但即使筋疲力尽他也要告诉许昕别忘了他的朋友。



得到特别关照的周雨在监狱里受到了优待,没有alpha的/凌/✘辱-,没有饿肚子,没有过重的体力活,只是每晚监狱长樊振东的特别关照。

周雨知道这其中方博付出了不少,可最重要的抑制剂还得求樊振东。

虽然方博千方百计托人给他送抑制剂,但最后它们都会落入樊振东手里。

“这是我的抑制剂,给我。”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谈话。

樊振东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有什么证明?”

周雨怒目圆睁,“这是方博给我的!”

“方博?你知不知道你之所以能在监狱里安心度日全凭他在外面打点。可这里是监狱,我的地盘,想要抑制剂就要看你能不能让我高兴了。”和许昕一样他也想让面前的omega取✘/悦自己。

“你这个混蛋,就算我死也不会求你的。”

周雨再想起当时所说的话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一个没被标记的omega,一个以前只靠抑制剂度过发@/情✘期的omega,第一次感觉到了这种痛苦。

所以当樊振东来蹲在他的身边让自己求他的时候,周雨投降了。

正在施工的楼房。